4

水都去哪儿了?

马尼拉——我们生活在一个炎热的星球上。农民在干旱的牧场上耕作,决策者为空空如也的水库、干枯的河流和焦渴的城市而心急火燎。而这还仅仅是触及了世界水问题的表面。起着世界蓄水箱作用的地下蓄水层同样正在干涸。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特别是对水资源紧缺和经济发展迅速的亚洲国家来说,可能造成可怕的后果。

地下蓄水层其实是深层地下水库,储存在可渗透的岩石、土壤和沙砾当中。它们所含的水量是地球表面溪流、湖泊、河流和湿地所含水量的约100倍之多。如果你生活在中非、南美或欧洲某些区域,你脚下几百英尺深的地方可能就有地下蓄水层。

地表水资源,包括脱盐海水和回收废水,弥补不了水资源供应和需求之间的全球差额——预计到2030年水资源供应和需求之间将相差40%之多。因此地下蓄水层越来越多地被用于补充农业灌溉、发电和经济快速增长的城市地区的日常用水(亚洲城市人口每天增长约120,000人)。

今天,全球液态淡水资源约30%来源于地下蓄水层。2003到2013年间加利福尼亚大学所研究的37个最大规模蓄水层中有1/3已经严重干涸,而且几乎或根本得不到降雨的补充。某些压力最大的蓄水层位于包括亚洲在内的最干旱区域,其中高达88%的地区水资源紧张。

亚洲拥有占全球1/3的地下水灌溉土地,其中印度、中国和巴基斯坦是最大的消费国。仅南亚地区就占到全球地下水消费的一半左右。但亚洲地区的蓄水层——其中许多蓄水层的形成还要追溯到几千年之前,当时中国北部地区的气候比现在更加潮湿——已经无法再通过降雨得到定期补充。

相反,在钻孔越来越深的同时地下水位却在不断下降。在巴基斯坦的旁遮普省,过度抽水导致地下水位每年下降高达半米(二十英寸),因为很难继续种植甘蔗和稻米这样的渴水植物而对今后的粮食和水安全构成威胁。

亚洲的人口飙升——到2050年亚洲人口可能增长25%并达到50亿左右——将导致粮食、能源和水资源供应压力进一步加重。从全球范围看,到那时粮食需求将比现在多60%,越来越稀缺的淡水资源将被农业吸收。气候变化将进一步恶化现有状况。

但问题还不仅限于水资源消耗。过度抽取地下水导致土壤沉降,从而造成某些亚洲城市开始下沉。到2030年,雅加达北部高达80%的地区可能沉降到海平面以下。某些估计显示,北京的部分地区每年都会下沉几厘米

此外,靠近沿海地区枯竭的蓄水层很容易受到海水污染,从而造成土壤贫瘠化。某些水库面临砷污染,砷污染会在地层深处自然而然的发生。自然地球物理学估计印度恒河水库超过60%的地下水都遭受到某种程度的砷或海水污染。在孟加拉,砷污染的水被指每年造成超过4万人死亡。

补救现状的第一步是准确估算究竟还剩多少地下水,以及所剩地下水正在如何使用——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美国航空航天局的重力恢复和气候试验卫星提供了因水量增减导致地球重力变化的信息。通过将遥感技术运用到水文领域,我们可以确定还剩多少地表水以及所剩地表水的使用状况。

另外一个重要步骤是改善地下水定价。中国已经开展了一个农民超额用水需要额外付费的试点计划。类似的举措在澳大利亚和墨西哥都收到了良好的效果。但这样的措施在政治上可能很难执行到位。成功的关键在于不仅协助各国制定正确的政策,并且协助他们建立确立和执行这些政策所需的法律框架。

取消电力和天然气补贴的政治难度甚至更大。相关补贴鼓励农民整天用地下水灌溉。如果这样的补贴无法取消,我们有可以制止过度抽水的创新替代计划。

例如在印度古吉拉特邦,政府通过每天八小时供电来控制抽取地下水。农民可以得到他们所需的电能,但不能整天一刻不停的抽水。另外一个办法是从农民手中回购剩余电量并再次充回电网。这样做不仅可以减少过度抽水,还有利于补充农民收入。

此外还可以采取补充蓄水层的举措。印度北方邦的一个试点项目将多余的洪水收集到蓄水池中,让这些水从蓄水池中渗入到地下。

最后一步是改善地表水管理,从而在根本上抵制依靠地下水的诱惑。约80%的废水没有经过任何处理就排入到河流并造成污染。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制止这种行为无论从逻辑还是政治上都比保护地下水要简单得多。

地下蓄水层是人类最后的水库。如果我们今天不善加保护,我们的子孙后代将付出沉重——甚至是生存的——代价。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