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朝鲜问题上的现实主义

柏林——尽管朝鲜贫困而一败涂地,但世界并不能因此而更从容地面对它的武力威胁。相反,恰恰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要做到冷静和深谋远虑。

哈布斯堡帝国王子克莱门斯·冯·梅特涅在拿破仑战后建立国际新秩序的天才之处在于,他并没有将战败的法国逼入绝境。尽管梅特涅竭力阻止法国复兴,但是他恢复了法国的战前边界。

相反,恰如亨利·基辛格所说,一战的战胜国既未能遏制战败的德国,也未能鼓励它接受《凡尔赛条约》。相反,他们提出了苛刻的条件,希望借此永久削弱德国的实力。我们都清楚结局如何。

约翰·F·肯尼迪是梅特涅的信徒。古巴导弹危机时他并未试图侮辱或彻底压制苏联,反而从尼基塔·赫鲁晓夫的角度出发,同意以暗中拆除土耳其和意大利境内的美国导弹来换取苏联将导弹撤离古巴。肯尼迪的务实阻止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