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苹果决战探员

弗吉尼亚海滩——苹果拒绝解锁与12月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极端分子袭击事件有关的iPhone已经引发了与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的公开战斗——上述争议对全球数据隐私将产生深远的影响。但情况绝非像看上去那样简单。

作为一名美国情报界资深服务人员,我认为联邦调查局已经获得了法鲁克的iPhone进入权限。他所使用的苹果手机型号相对老旧,在其他案件中,已经有过遭到入侵的记录。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联邦调查局对苹果所提的要求还有一点非常奇怪:美国政府为什么愿意就此问题屈尊进行公众辩论?联邦调查局是美国最强势的执法机构,苹果最终将会被迫接受它的要求。(完全披露:我持有苹果的股票。)

联邦调查局已经表示此事不仅关乎一部电话。但很少有人知道这并非利益对立的简单问题:而是公共安全与个人隐私权之争。

为了更深入了解联邦调查局的要求,我们先要了解苹果的最新手机系列,这与法鲁克的旧型号有着本质的不同:其中包含由美国国家安全局开发并在其后与以色列人共享的新型芯片技术。这项技术现在正通过苹果的以色列芯片设计部门进入到苹果产品当中。

每个芯片都有独一无二的加密签名,并与用户的指纹配合使用。没有签名就不可能在不对芯片内部进行物理接触的情况下解密苹果手机——这种芯片本身不可能被攻破。加密同样适用于手机发送到配对服务的任何信息,比方说苹果的邮件服务系统。

过去,即时访问电话设备对联邦调查局无关紧要,因为当局对进出电话的信息可以毫无限制的进行访问。但凭借这种改进后的安全功能,苹果现在关闭了这扇大门。该公司不仅关闭了新的接入;就连现有接入也将很快受到威胁。

这让联邦调查局非常不安,因为收集证据是它的工作。有趣的是,国家安全局采取了不同的立场。国家安全局局长海军上将迈克·罗杰斯已经承认后门极具危险性,并表示“加密技术是未来的基础”。如果侵入私人通讯成为可能,任何人都可以为任何目的这样做。

这让联邦调查局公共安全观点变得错综复杂。比方说,我们是否真的希望恐怖组织能对总统或总理的私人信息进行访问?如果手机里存在后门程序,只要有足够的动机任何人都可以打开——包括不法分子、极端分子和政府。

比方说,如果苹果接受了联邦调查局的要求中国政府会很高兴。多年来,他们一直要求苹果提供后门。苹果当前立场可能导致其在大中国市场受损——如果接受政府的要求又将带来巨额利润。

联邦调查局的要求标志着一种新的控制企图。该机构的请求往往密封传递,也就是说到现在仍然是保密的。这一次,联邦调查局一反常态地公开自己的要求,目的是借“恐怖主义”的热点引发媒体的关注。联邦调查局似乎意在迫使立法者回应公众的愤怒。

反对解锁这部电话的多数法律论点都在引用宪法对于言论自由的保护。但美国及其宪法条文规定的枪支所有权其实是更好的平行范例。

过去,美国的技术主要源于军事研发和战争服务,同时也起着维护社会秩序的作用。在18世纪末,枪支曾经是相关技术的典范。没有哪项技术比枪支技术更有效,因此美国宪法规定,枪支不能被用来限制言论(第一修正案)或剥夺公民拥有枪支的自由(第二修正案),政府的枪支持有者不允许进入居民家中(第三修正案)。第九及第十修正案禁止利用枪支损害今后可能变为显性的其他隐性的公民权。

涉及我们思想、关系和身体的信息已成为今天最强大的技术。如果美国的宪法制定者今天还活着并像当时那样受过良好的教育,那么人权法案很可能会集中关注平衡信息获取,以确保政府不会超权限运作。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联邦调查局这次公开请求令人们开始关注民众和警方之间的平衡。随着辩论的展开,我们需要思考在法律或政策层面,让所有人——包括执法机构、黑客和恐怖分子——都能掌握或获取信息是否讲得通。

苹果的案子将会影响到信息权力平衡,而目前天平倾斜的方向不利于公众。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的不是歇斯底里的推特,而是美国政界人士更加深思熟虑的回应。鉴于信息在现代社会的力量,我们必须认真思考联邦调查局请求的法律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