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的社会科学

达沃斯—20实际80年代,当我还是一位医科学生时,我在新几内亚的巴布亚(Papua)得了疟疾。这是一段可怕的体验。我头痛发烧,并出现贫血。但我吃了药,并好了起来。这不是一段愉快的体验,但感谢高效廉价的疟疾药,我从未陷入险境。

这些把我治愈的药片——氯喹如今已不再有用。即使在我服用它们的时候,世界许多地区的导致疟疾的寄生虫已经拥有了氯喹抗药性。巴布亚新几内亚是这些药片还能管用的最后几个地方之一,而即使在那里,氯喹的药效也是每况愈下。如今,氯喹已经基本从我们的药品清单中消失。

病原体对抗生素和其他抗菌药的抗药性越来越强,这正在成为当代医疗的最大危机——而这一危机无法单靠科学解决。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qWzXx4w/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