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召唤抗生武器

雅加达—12月,我报告了由我担任主席的耐药性评估(Review on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的第一批发现。这不是好消息:耐药性传染病每年都要造成700,000多人死亡。除非采取行动,否则到2050年,耐药性每年都要杀死1,000万人——比目前死于癌症的人数还要多。抗药性还会造成累计至少100万亿美元的损失,相当于今天全球GDP的1.5倍以上。

对于这一危险,我们做得远远不够。世界紧迫地需要新药代替日益失效的抗生素、抗疟疾药物、抗逆转录的艾滋病药物和结核病治疗方法。但我们并没有在投资和研发方面投入足够的资金。关键在于我们能找到新资金源支持学术研究者和小公司,他们的发现将为未来药物打下基础。

因此,我呼吁国际出资人——慈善组织和政府等——于耐药性评估合作成立一个新基金支持这一重要领域的研发。该基金将补助异想天开的科学,充当非盈利性的发现孵化器。在未来几个月中,耐药性评估将制定如何有效运营这一基金的细则。

问题显而易见:科学突破的价值是巨大的,但需要大量工作才能将它们转化为可上市的药物。此外,由于总体而言抗生素对开发它们的制药商来说投资回报很低甚至为负,因此许多公司和风险资本都对此敬而远之。耐药性评估正在研究让研发新抗生素药物的财务激励与这些药物的真正社会价值更加匹配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