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有效的抗生素

墨西哥城——从1928年发现青霉素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最后一批主要抗生素进入市场,人类抵御病原菌的能力发生了极大的变革。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细菌易感的抗生素数量正在逐渐减少,并且某些病原体已经对多数或所有现有药物产生了耐药反应。结果导致曾经可以治疗的感染正在重新变得致命。

目前,抗生素耐药性每年导致约70,000人死亡,由此造成高达成百上千亿美元的财务损失。由于抗生素耐药性继续影响我们治疗癌症、移植器官和植入假体,抗生素耐药性造成的损失将会更加严重。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抗生素耐药性上升是由诸多因素共同导致的。细菌可以快速繁殖和突变,并能建立某种类似“基因互联网”的网络,允许某些病原菌“下载”抗生素耐药基因。此外,多数抗生素是土壤细菌的天然产物,而抗生素耐药性可以在土壤菌群中自然产生。当大规模引入人造抗生素时,具有耐药性的细菌就会越来越盛行。

今天,人类每年释放约100,000吨抗生素。如果这些抗生素运用恰当并能挽救生命,合理的成本效益分析或许会成为可能。但约70%的抗生素却被用于加快农场动物的生长速度。其余30%虽然用于治疗病人,但处方却往往不正确或不必要。而且,由于大部分用过的药物随废水和粪便排入环境,从而导致土壤、水体和野生动物当中的菌群也能接触到。

如果这种滥用抗生素的局面不尽快结束,我们很快就会发现自己没有有效治疗细菌感染的药物可用。但尽管正在采取某些措施——去年9月召开的一次联合国高级别会议提出了某些国际政策建议——但采取的措施还远远不够。

人类真正需要的是立即在全球范围内禁止抗生素的农业应用。此外,现在在医疗界执行力度堪比如何选择领带指南的抗生素临床使用指南必须得到严格的审核和执行。仅靠这两项措施——两者都可以由政府监管机构颁布——就可以减少近80%的抗生素用量,从而大大延缓抗生素耐药性的产生。

当然,让政府实施这些政策并不容��,因为它们与强大的经济利益背道而驰,其中最明显的莫过于制药行业,该行业每年出售价值400亿美元的抗生素。尽管大型药企对继续滥用抗生素兴趣强烈,但却对研发新抗生素应对耐药菌缺乏兴趣。他们的底线是抗生素能够治疗癌症和慢性病。

因此大型药企要求“激励措施”才愿开展新抗生素的研发,比方说延长专利期限或减税;另外一种办法是为新药开出天文数字的价格。但这些激励措施为制药企业带来的收益远远超过了实际研发成本;于是成为让公共资金流入私人腰包的工具——而恰恰是这些人最初造成了问题。

但除了这些胡萝卜,社会还应该考虑使用大棒。我建议实行一项计划,根据药企在解决抗生素耐药性问题方面的贡献对其进行评级;应当惩罚那些不做贡献的企业减少其销售额。我称之为NANBU计划(即没有抗生素、就没有业务)。

NANBU计划会给积极研究新抗生素的企业添加分数。不为农业目的制造或出售抗生素、抑或拒绝在不需要此类药物的疾病领域推广抗生素应用的企业也能够获得分数。而那些从事相反行为的企业——将抗生素作为牲畜“生长促进剂”出售或积极鼓励医生开药的企业——将会丢掉分数。

起初,几乎所有制药企业都会丢掉分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对评级进行调整,而调整评级一定要以独立专家组的合理建议为依据。然后可以使用评级来指导购药决策。

对诸多相关药物种类来讲,往往有不同制药企业生产的若干种药物具有相似的功效和安全性。于是临床医生可以大量使用来自高评级企业的药物,避免让低评级企业的药物流入市场。患者则应当鼓励这样的决策,并遵循同样的原则购买非处方药。随着时间的推移,抗生素可以再次获得更强的盈利能力,因为相关公司可以销售更多其他药物,因此逐渐降低对昂贵激励政策的需求。

NANBU计划成功的关键是确保人们广泛了解抗生素耐药性造成的威胁及其相关应对举措。这将推动患者和医生在决定使用何种药物时考虑NANBU 评级,并迫使它们的政府采取更加有力的行动。利用公众宣传加强政府落实必要但困难政策的压力曾经获得过成功——这方面的例子包括推进林业和渔业的可持续性。

公众宣传是联合国会议强调的重点事项。但要推进这项全球工作,我们需要新的全球机构来负责完成。NANBU作为一家国际非政府机构,可以从容面对多数跨国制药企业,并在国内游说或政治压力面前得到保护。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抗生素耐药菌是一种全球威胁,因此不能仅靠国内政策加以应对。世界各国必须共同思考和行动,以保护抗生素为人类带来的巨大的健康和福利收益。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