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ganic farming BSIP/UIG via Getty Images

农业的坏药方

圣迭戈—我们大部分人,当由我们的行为所造成的威胁还没有进入视线之前,不会想到这些威胁的存在。对抗生素的使用就是如此。明智而审慎地使用的话,抗生素能够拯救生命、阻止致命疾病的传播。但抗生素的效力正在因为它们在农业中的不审慎使用而被浪费。

如今,全世界一大半抗生素用量被用在了食品生产中。农民用抗生素治疗牲口感染。问题在于他们常常用错了抗生素,要么把它们用于补救不合理的农业做法——如过度拥挤的工厂化农场让疾病更加容易传播——要么把它们用于加快生长和降低生产成本。

这些做法独立看来也许无甚伤害,但它们的总效应相当危险。抗生素通过人们所吃的食物或动物产生的废物而进入环境中,导致抗生素耐药性加剧。而这给人类健康带来了非常不利的影响。

每一天,在全世界的医院和诊所中,患者都会因为结核病、淋病或肺炎能够传染病而是用抗生素治疗细菌感染。也有人因为预防目的而是用抗生素,以避免手术过程或有损免疫力的基本情况或治疗(如化疗)过程中的细菌感染。不幸的是,许多被广泛使用的抗生素正在失去它们保护患者、治疗疾病的能力;一个关键原因是农业作业对抗生素的日常滥用

苏格兰微生物学家亚历山大·弗莱明(Alexander Fleming)发现能够杀死细菌的菌类后不久就认识到,过度使用抗生素会引起耐药性。他在1945年警告说,“轻率使用青霉素的人要为因为感染了具有青霉素耐药性的微生物而死去的人负有道德责任。”

抗生素在农业中的大规模滥用是“轻率使用青霉素”的最臭名昭著的形式之一。2015年,中国家猪身上发现了一种新的抗生素耐药菌,随后中国病人身上也出现了这种细菌。此后又发现了两个变种,而令这些细菌拥有抗生素耐药性的基因可以在物种间跃迁——即所谓的“流动性遗传要素”——目前已经在全世界的农场和医院中发现。如果抗生素在农业中的鲁莽使用情况继续下去,对人的影响将十分严重。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幸运的是,我们有解决办法。十多年前,欧盟禁止除了治疗感染之外的一切原因的抗生素农业用途。此外,尽管这个规则并不完美,但它有助于降低抗生素的使用。比如,在丹麦,猪农抗生素用量出现了下降,尽管用于治疗猪瘟的抗生素用量略有增加。这些收益不管多么微小,对协调行动起着鼓励作用——并应该进一步鼓励。

抗生素耐药性问题是一个全球性威胁,因此,唯有多边合作——以新条约或贸易协定的形式——才能保证各国农民都受到最低标准的约束——在牲畜养殖中不再非必要的情况下使用抗生素。2015年12月,英国政府组织、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领衔的一项研究发现,改变行为的最有效的手段是限制使用抗生素,但允许个体国家尝试用税收或者管制来实现这一限制。此外,我在其他文章中指出,应该要求农民在对牲畜使用抗生素前获得处方。尽管欧盟的禁令包含了这一条款,但规避和豁免导致这条规则形同虚设。

如果达成全球共识——比如通过G20或联合国大会达成——选择对农业抗生素征税的国家可以用所得税收收入推动替代农业作业的转型。钱还可以用于资助试管肉的研究,试管肉能大大降低动物的痛苦和传染病负担。

最重要的是,新条约必须允许签署国灵活地满足农民的多样化需要。全球行动的目标应该是激励农民减少抗生素使用,而不是进行惩罚。

有希望形成一些条件,让抗生素只用于治疗病患,而不会用在健康的动物身上。尽管世界距离这一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和消费者驱动的美国的做法欧洲的监管已经证明,如果被鼓励或被要求这样做,农民会改变方针。

尽管如此,我们中大部分人依旧对我们的决定所造成的意外后果视而不见。除非人民自愿不再消费工厂化农场生产的肉制品,否则我们必须依靠政府和多边组织让我们保持正确的道路。

http://prosyn.org/LVR5DbK/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