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再次捍卫犹太人

马德里——尽管法国各地大规模团结集会给人留下了相反的印象,但最近针对讽刺杂志《查理周刊》的袭击并不意味着西欧的言论自由正面临任何严重威胁。恐怖袭击也不意味着伊斯兰激进主义即将以某种方式吞噬或改变西方社会。这次事件真正凸显的是一种不为人知的威胁:那就是针对欧洲犹太人的歧视和暴力正在死灰复燃。

《查理周刊》是19世纪法国讽刺宗教政治人物的低俗野蛮传统所遗留的最后一点痕迹——完全可以被看成言论自由的理想符号。欧洲人群起捍卫一项重要的原则;无论言论自由是多么可恶,但仍在任何民主国家占有一席之地。

同样,尼罗河儿女所谓的西方难逃被伊斯兰兼并厄运的 “欧拉伯”预言根本就没有成为现实。没有任何伊斯兰政党在欧洲议会占据席位;举足轻重的穆斯林人物在欧洲主要文化和政治权力中心发挥作用的少之又少;几乎没有任何阿拉伯人和穆斯林进入到欧盟机构当中。

极端分子招募引诱年轻欧洲穆斯林并没有反映出伊斯兰主义者——甚至是伊斯兰影响力在欧洲的传播势不可挡。相反,它体现出极端分子疯狂地妄图影响欧洲地区,生活在这里的绝大多数穆斯林都渴望融入而非挑战现有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