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移民和新阶级分化

新加坡——英国的欧洲事务影子大臣帕特·麦克法登最近警告工党党员他们应该尽可能去接纳全球经济,而不要像对待瘟疫一样对移民问题避之唯恐不及。如他所言,“你可以从别人的痛苦中寻找满足感,也可以给别人一个机会。我认为我们的政策应当着重于给别人机会。”

在这个被针对移民、银行家、穆斯林、“自由派精英”、“欧盟官员”、世界主义者或哪怕仅有些许陌生的任何事物的不满所占据的世界里,像这样明智的看法已经十分罕有。世界各国领袖应该多加听取。

在美国,由茶党活动分子支持的共和党正威胁要关闭政府,理由仅仅因为奥巴马总统为已经在美工作生活多年的非法移民提供了获得公民身份的机会。英国独立党(UKIP)正力推一项计划,在五年内禁止移民取得永久定居资格。俄罗斯副总理罗戈津曾经公布了一段视频承诺要将垃圾从莫斯科“清理”出去——他把主要来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外来务工者称之为垃圾。

就连曾以宽容闻名的荷兰和丹麦人都越来越多地投票给主张严惩移民的党派。一贯主张可以自由侮辱穆斯林的荷兰自由党想要禁止所有的清真寺。就连新加坡势单力薄且备受骚扰的反对党——新加坡几乎人人都是移民的后代——都从迎合民众对于移民(主要是中印移民)的不满中汲取动力,人们认为这些移民从“本地人”手中抢走了工作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