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又一尊大佛被毁坏

纽约——2001年,阿富汗巴米杨不朽的大佛被塔利班军队摧毁使整个世界沉浸在一片恐怖的氛围中。来自世界各地的政治和文化领袖对袭击行为表示了谴责。很多人主动要求提供帮助。每个人都在询问: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世界是否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唉,回答是完全没有。
在巴基斯坦西北部的斯瓦特河谷(Swat valley),全副武装的伊斯兰好战分子不久前袭击了佛教艺术中一尊最古老也是最重要的雕像。这尊雕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基督教起源的年代,雕像取坐姿,通高130英尺,在南亚地区的重要性仅次于巴米杨大佛而位列第二。

不仅如此,这已经是一个月内发动的第二次袭击。巴基斯坦《黎明报》的Murtaza Razvi指出:这次遭受袭击的佛像并非位于偏远地区。恰恰相反,它就坐落在穿过河谷中央的大路近旁。

尽管首次袭击发生之后,巴基斯坦考古学家一再呼吁当地政府保护坐佛和其他古迹,但政府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事实上,好战分子有充足的时间完成破坏行动——在石像上打眼并填满炸药,而后将其引爆——而这一切破坏活动居然得以在光天化日之下从容进行。

他们这样做不是一次,而是两次。第一次,大佛由于好战分子的失误并没有遭到严重的损坏。而第二次,他们就幸运多了,不仅炸毁了大佛的脸部,而且毁坏了他的肩膀和脚。似乎这还不够,现在又有关于第三次袭击的报导。
1995年,我曾穿越斯瓦特河谷对佛教宝藏进行研究。这些令人叹为观止的文物或者雕刻在悬崖之上,或者收藏在美丽的小型博物馆中,为千百年来一直笃信佛教的当地穆斯林群众带去了快乐与骄傲。虽然我是一位非穆斯林的印度女性,但我却可以毫无惧怕地穿越整个地区,而且从当地居民那里得到了热情的援助。所有派别的人们都欢迎我的到来,他们也愿意领我参观重要的佛教文物。
仅仅10年后,气氛已遭到如此的毒化,以至于当地的警方和居民领袖都不愿挺身而出保护这些有纪念意义的文物,也不敢主张它们的所有权。更令人悲哀的是,尽管巴基斯坦报纸大范围地谴责袭击事件,批评当地官员的冷漠态度,但在国际媒体上却鲜有这方面的报导见诸报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