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关门后的美国

华盛顿—博物馆关门。联邦政府大楼半空。街上安静得不自然。几万员工陷入了存在危机。如此过了16天后,光明又回到了华盛顿。但是,由国会共和党激进分子阻挠总统奥巴马的医保立法导致的美国政府关门虽然结束了,仍有三个教训等待我们吸取。

首先,当下一次欧元区危机爆发时,美国得把紧口风;毕竟,关门的场景所暴露出来的病症之严重一点都不亚于过去五年中欧盟经济和政治谈判所体现的。不负责任的行为威胁到全球经济的健康?是的。政治故作姿态和奇谈怪论堵上了任何妥协之路?是的。吓人的边缘政策和11个小时的决策过程,以至于所有旁观者都担心这一次列车真的要坠下悬崖了?是的。

近几年来,很少有国家能免于国内政治闹剧在全世界丢人现眼的尴尬。英国伦敦两年前爆发了大规模骚乱;巴黎时不时因为罢工和示威而陷入瘫痪;希腊正在日渐变成法西斯城市;墨西哥城因为教师占领中央广场而陷入了实际关闭;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6月份以暴力手段镇压了持续了数周的反对其日益独裁的治国风格的游行。在非民主国家,中国爆出了薄熙来丑闻,其故事足以写成一部间谍小说——包括了风流韵事、腐败猖獗、谋杀、高级警官戏剧性地寻求美国领事馆庇护等情节。

从这个角度看,美国政府关门也没什么不同。是的,这显然是政治运转不良的症候,其源头是政治化的选区划分和美国政治献金制度带来的扭曲效应。尽管如此,值得注意的是,整个危机都是根据宪法规则展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