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让欧洲领导乌克兰

华盛顿—在俄罗斯步步实现其对克里米亚的吞并时,美国必须后退,欧洲必须向前,而国际社会必须保证让俄罗斯为其作为付出经济和政治代价,同时俄罗斯和乌克兰民族主义者不会让双方陷入致命的暴力循环。

目前,西方领导人正用自己手中的牌尽力施展腾挪,阻止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早期失误——她认为俄罗斯深思熟虑的地区利益主张只是一位与现实脱节的领袖的行为。现阶段美国所导致的危机升级只会对俄罗斯总统普京更加有利,让西方显得像只纸老虎。

要了解原因,回忆一些历史是大有裨益的。在整个二十世纪,美国总是在不时干预拉美颠覆和推翻不为它所喜的政府:古巴、尼加拉瓜、多米尼克、巴拿马、危地马拉、海地、萨尔瓦多、智利、格林纳达莫不如此,以上只是比较著名的例子。冷战期间,各任美国总统前赴后继,热衷于直接或间接出兵确保友好政府在美洲(以及其他地区)胜出。

再来回忆一下西方对前苏联和俄罗斯入侵具战略重要性的国家的反应:1956年的匈牙利、1968年的捷克斯洛伐克和2008年的格鲁吉亚。每一次,美国都拒绝军事干预拥有地球上最多数量核武器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