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未来的家庭

华盛顿特区——现在正是很多国家的毕业季,聪明而幸运的年轻人身穿学士袍头戴学士帽领取毕业证,并听取长辈的建议。有些典礼发言者重点褒奖毕业生的成就;还有些重点强调今后的职业挑战。但人人往往在头戴花环庆贺学业成就时忽略了家庭——幸福和成功的另一个重要方面。

其实,上述庆典仪式既关乎毕业生又关乎毕业生的家庭——也就是那些深爱和支持他们的家人,不管他们之间是否真的拥有血缘关系。无论每个家庭经历了什么,结果是他们的孩子达到了只能存在于很多人梦想中的教育程度。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除了关注并感谢家人对他们的培养,毕业生还必须思考他们想建立什么样的家庭。因此他们别无选择,必须思考两性的角色和关系。

鉴于不同文化对男性和女性截然不同的期望和体验,他们要问的问题也有很大不同。年轻女性往往面对平衡工作和家庭关系的问题其实也是年轻男性需要考虑的因素。

传统男性“养家糊口”的角色往往导致工作比和家人待在一起重要。事实上,回首童年,很多毕业生或许会抱怨父亲待在家里的时间太少,而他们本来可以给予家庭更多的关注。

除发展个性中勇于竞争的一面,从而在事业上稳步发展之外,男性必须决定如何发掘自己个性中的关爱因素。他们必须学会全身心地关爱和付出,扮演好父亲、儿子、丈夫、兄弟、叔叔甚至是朋友的角色。为此他们应当询问自己的父亲和祖父他们希望当时做出哪些改变——并且据此制定计划。

与其坐等挑战出现,年轻人应当现在就开始确定自己的优先事项。他们怎样确保与未来的伴侣建立平等关系?他们要如何调整,才能让伴侣实现他或者她的职业理想?他们是否愿意为伴侣的工作搬家?他们是否愿意放弃工作或减少工作量,以便更好地照顾孩子或父母?

通过这一切男性应当记住,采用新方法并不等于他们放弃了家庭支柱的角色。归根结底,提供父爱与提供金钱同样重要。他们得到的回报是与子女间建立起传统上只有女性才有的亲密关系。

女性也必须认真思考她们眼中最满意的未来。对许多女性而言,挑战在于放弃其工作/家庭平衡必须向家庭倾斜的假设,也就是她们必须牺牲自己的事业来成全家庭。当然,许多女性会自愿选择把家庭作为重点(很多男性也是)。关键在于选择权:选择将多少精力投入到家庭方面,以兴趣爱好为基础来选择事业,以及选择真正平等的终身伴侣。

实现照顾家庭和经济支柱间平等的合作关系需要双方都做出让步。有事业心的女性应当寻找一位愿意放慢脚步或放弃工作来支持她的伴侣,男人也是一样。

但抗拒性别角色是双向的。事实上,这样的机制要想发挥作用,女性必须调整她对配偶的期望。如果她想与男性建立家庭,她不能让传统观念中阳刚局限她的思想。如果她对挣得比配偶多感到不适应,那么她就局限了男女双方。

简言之,年轻女性的父亲和祖父可以为她们的母亲和祖母提供的那种支持并不是女性可以而且应当从伴侣那里得到的唯一支助。决定她作用的不应是某种老式的规则,而是她自身的优势和志向。她的伴侣应当有信心和能力鼓励她发挥潜力。

最后,毕业并不意味着家庭的工作就完成了。父母和祖父母必须继续在重塑预期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或者至少支持他们的子女和孙辈做出的选择。这其中包括接受儿子或孙子决定不用来之不易的大学学位成为日后家庭主要的经济支柱,还包括理解女儿或孙女所要的可能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经济支柱”,而是一个愿意牺牲自身事业推动她事业发展的丈夫。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毕业既是开始也是结束。年轻人应当记住家人为自己做出的牺牲,并认真思考他们愿意为自己的家庭做些什么。毕业当前他们还应当认识到,把家庭放在首位并不意味着工作就是从属;相反,生活其实是各种因素的融合。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