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安格拉•默克尔新官上任

终于,安格拉•默克尔成为德国的新任—也是第一位女性—总理。虽然连续性会仍然是外交政策的主旋律,但是德国在默克尔领导之下在国际事务中的表现和在施罗德的领导之下会有不同的面貌。

施罗德代表着新一代的德国人在7年前掌权。这一代人的集体体验不是“冷战”、不是欧洲一体化、不是跨越大西洋的友谊,而是德国的统一和国家主权的恢复。对于他和从执政16年的科尔手中接过大权的那个团队来说,德国已经成为一个普通的国家,与欧洲其他如法国或英国这样的重量级国家没有什么不同。

确实,施罗德的第一次重大外交政策经验就是1999年的欧盟峰会。当时的英法两国领导人给了这位来自柏林的政坛新人一个下马威。施罗德所汲取的教训就是坚持德国不能再被轻视,它需要扮演一个与其国力相适应的角色。坚持己见成为德国外交政策的口号。

因此,当施罗德宣称德国未能遵守欧盟《稳定和增长协定》所规定的预算上限有其特殊原因时,他似乎是在辩解说这样的限制只应该适用于小国而不是大国。当他公开反对美国出兵伊拉克时,向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示威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当他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建立起密切的个人和政治关系时,他向世界—以及欧盟敏感的东欧新成员国--传递的信息是,德国的外交政策将不再受过去的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