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阿根廷利用和滥用凯恩斯理论

布宜诺斯艾利斯——众所周知,美国共和党总统尼克松曾于1971年公开表示“现在我们都是凯恩斯主义者。”阿根廷奉行庇隆主义的经济部长阿克塞尔·基奇洛夫现在和尼克松的看法如出一辙。他究竟是对是错?

基奇洛夫举世闻名因为他是阿根廷对抗所谓秃鹫基金的代表人物,这些基金以几美分的价格购入面值1美元的阿根廷债券,并试图勒索阿根廷全额支付。但是在加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总统的内阁前,基奇洛夫在阿根廷知识界闻名是因为一本名为回归凯恩斯主义的著作。

上周,在被阿根廷商界精英挤得水泄不通的金色宴会厅讲话时,基奇洛夫将政府政策解释为凯恩斯主义理论的现实应用。长达一小时的讲话关键点主要有两个。

首先,基奇洛夫把阿根廷2001年债务违约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间经济快速增长的年份归因为国内总需求的凯恩斯主义景气恢复。凯恩斯的巨大贡献在于证明市场经济供给并不一定能够创造需求,而这种需求的缺失可能导致的经济衰退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这样的逻辑在阿根廷能否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