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无法之海

圣地亚哥—法治精神几乎完全不存在,基本没有治理和政策可言。非法的、地下的、不受监管的经济活动猖獗。强者蹂躏弱者,抢夺不可再生资源。环境破坏日益加剧。

这听起来像是在描述某个失败国家,一个饱受内战摧残的绝望穷国,或是虚构异邦。非也。有一片接近无政府状态的广袤之地(占地球表面的45%),它的名字叫作公海。全球近三分之二的海域处于所有国家的法律辖区之外。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是如何形成的?毕竟,1982年就有了具备法律约束力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简称UNCLOS),166个国家和欧盟在公约上签了字。在UNCLOS尚处于谈判阶段时,公海是受保护的,因为它们很难进入。但科技进步使得资源勘探能够在比以往任何时候更远更深的地方进行。如今,渔船可以全球作业,深海钻井提供的石油和天然气比例日益增加。UNCLOS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

渔业、航运和海底采掘等行业和活动的监管是各自独立的。对能源生产等新兴公海产业则没有治理框架可言。透明和问责情况堪忧,也没有执法活动。

此外,当局拦截可疑非法活动船只的权力有限。结果,针对非法捕鱼、武器和毒品走私、人口贩卖、海盗以及从事恐怖活动船只的国际合作大受掣肘。

结果是可怕的。海洋是地球的生命支持系统,地球的健康和生产力全仰仗海洋。但过度捕捞和污染正在造成严重伤害。

海洋废物每年要导致一百万海鸟和100,000海生哺乳动物(海豹、鲸鱼和海豚)因为溺水、窒息或饥饿而死去。塑料污染——包括碎片和进入食物链的有害于人类健康的塑料微粒——正在成为日益严重的问题。

类似地,温度的升高正在导致海水携氧能力下降。二氧化碳吸收量的增加正在导致海洋酸化和前所未有的化学和物理性质改变,反过来影响海洋生物和生态系统。全球海洋中的每一个生命都在受到威胁。

如今,我们需要将海洋法引入公海,这也是全球海洋委员会(Global Ocean Commission)的初衷。全球海洋委员会是由前国家首脑、政府部长和商界领袖组成的独立国际机构。我也是委员之一。上周,我们提出了包括八项改善治理、重塑海洋健康措施的一揽子补救计划

为了强化公海治理,全球海洋委员会呼吁形成一个基于UNCLOS的新协议以保护国家法律管辖区之外区域的生物多样性。目前只有不到1%的公海海域得到了保护,因此新协议包括了在公海建立保护区的条款,这一点十分关键。

我们还建议采取国际公约为离岸油气开采和生产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生态破坏规定责任和补偿。离岸油气开采和生产活动也应该受到具法律约束力的安全协议的管辖。

尽管已处于过度捕捞状态,但一小撮国家——包括美国、日本和中国,以及欧盟——仍有意识地支持工业公海捕捞。若无补贴,公海捕鱼作业根本无利可图。我们建议立刻限制公海捕鱼补贴并在五年内取消这项补贴,各国的渔业补贴应该完全透明,并将60%左右用于直接鼓励可持续渔业作业。

此外,为了取缔扼住海洋和海洋生命咽喉的非法捕捞,我们呼吁采取强制性身份编号制度,追踪所有公海渔船,并彻底禁止海上转运。通过填补漏洞,我们最终将让非法捕捞的渔获无法靠岸、失去市场。应该由独立的全球海洋问责委员会(Global Ocean Accountability Board,亦是我们建议采取的措施之一)监控所有这些领域的进展。

如果海洋恶化情况持续,并且不能采取足够的保护措施,那么不出五年,国际社会就不得不考虑将公海——地区渔业管理组织行为有效的区域除外——作为禁止工业捕鱼的保育区。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们能够扭转海洋环境恶化的局面。将恶化循环转变为再生循环。我们知道需要怎样做重塑海洋健康,但我们无法单枪匹马完成。带来变化需要政治意愿,也需要政府、企业和公民社会的共同努力。这可以做到,也必须做到。

请加入我们:http://missionocean.me。现在就必须采取行动。除非我们采取强力治理、动用必要手段执行监管,否则猖獗的盗捕将继续无法无天,将不会有针对深海油气钻井的具有约束力的国际安全标准,塑料污染和废弃捕捞工具将继续增加。全球海洋生存状况越恶劣,我们的子孙后代的生存状况也会越恶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