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百日孤独

圣地亚哥—暴力正在乌克兰兴起,示威者开始死于政府代理人之手,而欧盟威胁要制裁负有“暴力和过度使用武力”责任的乌克兰官员。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逃离基辅,留下一个住着外来猪和羊的私人动物园——以及德国、法国和波兰的外交部长,他们正在致力于牵线结束暴力的协议。

但在几乎相同的时间,暴力也在委内瑞拉兴起,示威者开始死于政府代理人之手,美洲国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OAS)发声宣布……它不会发声。OAS说,委内瑞拉自己会解决问题。在加拉加斯,你看不到其他拉丁美洲国家的外交部长——他们当然没有在谴责镇压、要求结束暴力。与此同时,死亡人数一直在上升。

如此反差凸显出一个人人皆知的秘密:拉丁美洲地区机构很弱,甚至比欧洲的还弱。但这也揭露了令一些东西:政府和领导人在面对侵犯、镇压甚至死亡时保持沉默,因为不论说什么都等同于“干涉”他国内政,谴责这样的政府和领导人的逻辑在道德上是站不住脚的。

并非总是如此。不久前,在拉丁美洲,生命和自由被视为普世权利,应该超越国界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