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4208c.jpg

剖析撒切尔主义

伦敦——三十年前的本月,玛格丽特·撒切尔开始执掌政权,虽然受制于英国本国条件,撒切尔式的革命还是立即成为了一个国际标签。这套理论的核心思想是以自由市场来代替政府的干预。三十年后的今天,世界正处于经济萧条之中,一些人把此次全球危机的原因归咎于以上的理论。

实际上,即便不是左派人士也会认为,英美模式的资本主义已经失败了。此种模式应该对几乎导致金融体系全面崩盘负责。经过三十年的反思,我们应该判断撒切尔式革命中的哪些因素应该保留,而哪些因素应该被调整修改,以便于将来经济的复苏。

大多数人认为,相对于政府的过度干预而言,对市场监管的越少就越有利于市场的稳定和活力。按照亲撒切尔主义者的说法,政府所犯的错误所造成的影响要远超过市场失效所导致的后果。

历史也会和我们开玩笑。数据显示,在1950年到1973年之间,在这段和平时期,政府对市场经济的干预相当成功,在此期间即没有全球范围的经济萧条,而且全球GDP(人均GDP)的增长率也处于较快的水平。比此前和此后的历史表现的都要好。

有人可能会提出质疑,认为如果当时政府的干预少一些,经济还会表现的更好。但是,就象没有完美的政府一样,完美的市场也并不存在。我们只能在过去不同的时间阶段,来比较不同的政策效果。由此,我们所得出的结论是市场经济加上政府监管要好于市场经济和较少的政府监管。

然后,在1970年代,撒切尔时代之前的经济正处于危机之中,最明显的症状就是“停滞型膨胀”——通货膨胀和高失业率并行。看来,运用凯恩斯主义的理论管理下的经济还是出了问题。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此外,政府的支出不断增加,工会势力越来越激进。政府所推出的各项政策开始失灵,企业对利润的预期也开始下调。许多人发现政府已经不能有效地实施职能,解决的方法只有两种:要么进一步加强监管,要么是放弃一部分监管的内容。显然,撒切尔主义的出现正是替代国家社会主义的产物。

尼格尔·劳森是撒切尔时代的第二任财政大臣,或者说是财政部长。因此,当时反通涨采取的政策被称为“劳森原理”,这项在1984年首推的政策一经推出,此后一直被各国政府和央行广泛使用。“解决通货膨胀问题”劳森说;“应该属于是宏观经济政策的范畴。而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的问题是属于微观经济政策的范围。”

此项提议一举推翻了之前盛行的凯恩斯主义的信条,也就是认为宏观经济政策的目的是保证充分就业,而用薪酬体制来控制通货膨胀。尽管当时的撒切尔政府引入了“供给方面”的改革措施,1980年代的失业率达到达7.4%,仍然高于1950和60年代的1.6%。

控制通胀的目的是什么呢?1980年通货膨胀率已经达到了顶点,尽管有来自亚洲的低工资的竞争而产生的通货紧缩的压力,1980年之前1950年到1973年以及随后的1980年到2007年的通货膨胀率都在3%多一点。——看来,控制了通胀并没有防止随后资产泡沫的出现,最终导致经济进入萧条期。

撒切尔时期的政策也没有解决当时的主要问题——如何减少政府支出在国民收入中的比例。最多只能说当时的政策阻止了政府支出的进一步增加的趋势。现在政府开支又有所增加,已经高达GDP的10%,财政赤字也创了和平时期的历史新高。

在全球范围内的降低监管的风潮中,撒切尔—里根式的革命带来了铜臭味的同时,并没有带来财富的增加——当然除了那些富豪阶层之外。如果1980年到2007年全球GDP的增长速度能保持1950年到1973年的增长水平,全球人均GDP将会比现在增加20%——这还不排除中国的因素,因为中国在过去20年一直保持着较高的增长率。在撒切尔主义推崇的”金钱至上”的观念之下,西方社会整体的道德开始下滑。

除了上述三个的缺点之外,撒切尔主义也给我们带来了三点好处。首先是私有化。就是将绝大多数的国有企业私有化,撒切尔式的革命消除了国家社会主义。前共产主义国家也可以得到英国私有化运动的启示,他们可以在转型的过程中借鉴有关的思想和手段来转变过去效率低下的计划经济体制。当然,同样的理念也可以运用在如今时髦的“国有化”银行的进程中。

撒切尔主义的第二大功劳是削弱了工会的力量。在1970年代,作为弱势群体代言人的工会势力成为了经济发展的阻力,是社会保守主义的主要支持者。因此,以一种新的经济形式来取代僵化的社会结构未尝不是一种好的选择。

最后,撒切尔主义终结了固定价格和固定工资的强制体系,结束了政府,资方和工会组织之间三方博弈游戏。如果任由这种局面发展下去的话,就会出现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最终会摧毁不仅仅是经济,还包括政治和自由。

政治的摇摆性有时候也会过度。在重新构建后撒切尔主义经济形态时,我们应该小心谨慎,不能重复过去被验证已经失败的政策。只要中央政府能够保持一个充分而且稳定的就业环境,凯恩斯的思想,绝大多数的经济生活应该不受干扰,自由发展。如何在政府干预和自由市场之间建立一个合适的分界线是我们当前所面临的主要任务。

https://prosyn.org/VuG0GP0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