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欧洲的容克革命

马德里—在被任命为欧盟委员会主席之前,让-克劳德·容克被抨击为老派联邦主义者,他的上任无益于改变现状。但他给欧盟委员会带来的新结构可以说是给布鲁塞尔做了一次彻底大修。

目前,对谁被任命为什么职位的关注——特别是相对缺少经验的费得利卡·莫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被任命为欧盟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困扰着欧盟委员会的结构转型。但个别委员的重要性远没有导致欧盟委员会将其重点从扩张和内部市场转移到能源和货币联盟的趋势那么大。

趋势之一是欧洲人对一体化的日益质疑,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说明了这一点。较新的成员国出现了退步——比如罗马尼亚的法治精神、保加利亚的腐败和维克托·奥班(Viktor Orbán)治下的匈牙利民主规范等——因此,现在应该将注意力集中在现有成员国。

加强这一变化的因素是土耳其向极权主义靠拢,这将威胁到其欧盟成员资格。至于乌克兰,目前的团结姿态——比如签署入盟协议——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已不可能有任何大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