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5月25日的信号

基辅—最近,欧洲经历了两次里程碑式的选举,产生了非常不同的结果。乌克兰总统选举被广泛认为是乌克兰政治转型结束的开端,而欧洲议会选举一直被宣传成日益紧密的联盟的观点结束的开端。两次选举都在5月25日举行,它们不但提供了一窥各自选民的思维的角度。两地选民的表现也给彼此提供了重要借鉴。

左右乌克兰选举的是对该国所面临的风险的敏锐意。继推翻总统亚努科维奇的政府的“欧洲独立广场”(Euromaidan)革命和四个月的过渡时期之后举行的这场选举的核心是变革。但乌克兰人选出的总统波罗申科是老体制的化身,他担任过亚努科维奇的经济部长以及亚努科维奇的前任尤先科的外部帐。

这并不像咋看上去那样令人惊奇。乌克兰人做出了冷静的决定,他们用头脑而不是屁股在投票。事实上,选票表明波罗申科的支持大部分来自其专注于紧要的内部挑战。相反,他的竞争对手,特别是季莫申科(Yulia Tymoshenko),强调快速倒向北约和欧盟。

乌克兰人也抵制住了民粹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的诱惑。右翼政党斯沃博达党(Svoboda)和右倾部门党(Right Sector)的候选人的拙劣表现——加起来才获得不到2%的选票——可以说宣布了俄罗斯在基辅扶持法西斯主义政权的图谋的彻底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