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们钟爱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剑桥报道-这次经济危机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就在几个月之前,这个重要但不为人爱的机构(战后进行全球经济安排的里程碑)似乎注定无能为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长久以来一直都是左派与右派的替罪羊——为前者替罪,是因为该组织将工作重点聚焦在财政廉洁与经济正统上;而为后者代罪,则是因为该组织的作用在于救援那些负债累累的国家。发展中国家勉强接受该组织的意见,而不需要资金的发达国家则采取忽略的态度。当这个世界的私人资金流阻碍了该组织对各种资源的处理时,货币基金组织就看似一个时代错误。

而且,当该组织一些最大的债务人(巴西与阿根廷)开始在几年前预付其债务而没有新的借款人出现时,一切看似就像棺木的最后一颗钢钉也被敲上。货币基金组织似乎除了失去其存在的理由,而且因为收入不济而遭受谴责。该组织将预算缩减,并减小规模,而当新的责任(特别是对“货币操控”执行监控职责)同时赋予给该组织时,其深思熟虑更证明其很大程度上无力胜任。

但这次的经济危机让其倍受鼓舞。在其能干的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的领导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世界上少有的走在国际情势之前的官方机构之一,而不是落后与国际情势。它行动快速地为那些采取“合情”政策的国家建立了迅捷支付的信贷急救最高限额;它热切地支持以世界国民生产总值2%来进行全球范围内的财政刺激——考虑到该组织以往在所有财政问题上的保守态度,这种姿态是有些非同寻常的。而且,在伦敦20国首脑会议的预备阶段,该组织彻底地对其贷款政策进行了革新,不再强调一贯执行的制约性,让实行了让各国能容易获得贷款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