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对伊朗问题的亚洲式战略模式

新加坡——

当伊朗选举乱局的尘嚣渐渐落下,西方的观点过于简单生硬:坏人获胜了。当然,支持好人——街头的示威者——是对的,原因很简单,他们不用对此后果买单。

如此定式的思维方式忽略了道德和政治的复杂性,或是两者之间的细微差别,如果想要真正地解决伊朗问题,我们需要另一种思路。进一步来说,由于内贾德的连任,西方社会又会采取过去的老办法来对付这个不受欢迎的政权:加大制裁力度。这样就会把事情弄的更糟。

从这次有争议的总统选举中,我们唯一可以看到的是,伊朗的活跃激进的公民社会。许多伊朗人为了捍卫自己的信念,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更加说明了伊朗不像朝鲜那样,完全是一个威权主义统治的国家,虽然经历了多年的神权统治(也许正因为此),伊朗人民仍然是积极公开地参与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