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andful of pills  Yvan Cohen/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追踪大型制药企业在抗菌素耐药性方面的进展

伦敦——本周,在达沃斯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药品获取基金会(AMF)正在制定一套抗菌素耐药性标准,以“跟踪制药企业如何应对耐药性的增加。”制定这套标准的基础是2016年5月由我本人主持的英国政府抗菌素耐药性最终评估报告所提出的建议,以及由查塔姆研究所Drive-AB全球抗菌药物研发联盟皮尤信托世界卫生组织等机构所取得的重要成果。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过去十年来,独立于医药行业的药品获取基金会已经发布了一份备受推崇的药品获取指数,该指数特别适合量化各家企业在针对抗菌素耐药性斗争中所完成的工作。

在我看来,新基准的制定将带来诸多好处,尤其是股票分析师,他们可以考虑根据药品获取基金会的研究成果来调整他们所推荐的股票。在评估过程中,我发现因为没有现成的数据可以进行比较,许多投资者并不了解制药企业在这方面所做的工作。那么,现在有了。

之前曾经写道,评估报告发布了十条戒律,用于应对抗菌素耐药性方面的危险因素。尽管药品获取基金会制定的标准并不完全针对这十条戒律,但它确实触及了那些与医疗保健行业关系最为密切的领域。

防止抗生素不必要使用的诊断和过度使用抗生素促进牲畜生长的农业是能够受惠于自身可量化基准的两大领域。最终,微生物会对我们创造的任何新型药物产生抗体,因此我们也必须想方设法减少对抗生素的总体需求。

就药品获取基金会而言,它将针对目前似乎正在从事替代药、仿制药生产和专注研发工作的八大药企分别展开基准运算工作。仅有“八家大型药企”试图研发新抗生素和疫苗的现实是引发人们严重关切的一个原因。评估结论指出,如果研制不出有效的新药,到2050年可能导致上千万人死于与抗菌素耐药性相关的疾病,并造成高达一百万亿美元的损失。

我们在评估中探讨的一个比较激进的观点是对成功研发新药的企业采用财务奖励“拉动”。我们认为可以通过对其他前50家药企销售额小额征税的方式设立有效的市场准入奖励,因为这其他50家制药企业并没有承担他们应尽的义务。

新基准对企业的总体评分可以分为三类:新药研发的力度;制造、生产和环境标准;以及具体的营销和分销操作,重点应当放在确保药物推广而非过度滥用。

在八家正在进行研发的大型制药企业中,英国的葛兰素史克公司目前的得分最高。对于我们这些实际进行评估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意外的结果。坦率的讲,我们并不认为所有八家公司都真正致力于这项事业,但现在在基准的引导下,他们至少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不足。

此外,人们希望这项标准能够刺激那些甚至从未费心加入抗菌素耐药性斗争的企业。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年1月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超过80家企业签署了一份承诺寻求解决方案的声明。而其中有70多家公司甚至从未登上药品获取基金会的新指数名单。空口白话非常廉价;这些企业应当在他们承诺的领域投入资金。

对通用生产商来说,鉴于多数企业都在以环境恶化为主要问题的发展中国家开展经营活动,最重要的可能是药品获取基金会的污染评分。这些国家的决策者和商界领袖应当关注通用制药企业的得分状况,以便督促他们进行改进。

第三类基准涉及生物技术企业,它们在世卫组织确定的可以对抗“优先病原体”的药物领域展开研究。因为具体进展可以获得未来的市场准入奖励或可能取得巨大的商业潜力,上述分类对金融分析师乃至风险投资家尤其管用。当然,新评分标准不仅对企业本身、而且对试图在“拉动”机制和目前的优先药物需求间达成平衡的决策者也非常重要。

为主要食品生产企业和诊断企业制定类似的基准也是很大的进步。事实上,我一直认为诊断领域可能成为抗菌素耐药性斗争中唯一也是最大的变革因素。但现在,让我们希望制药基准能够获得应有的关注。

翻译:Xu Binbin

http://prosyn.org/NiqNQ9f/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