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 McNamee/Getty Images

我的道歉之旅

斯托,佛蒙特州—美国总统理应在于其他国家打交道时,站在美国的一边。奥巴马开始其中东“道歉之旅”时,被(错误)的指责,人们认为向外国人道歉是一件坏事(如果是真的话)。现在,特朗普因为不支持自己的情报部门和执法机构所提供的关于他的朋友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情报,而是相信普金对他做出的保证,而受到口诛笔伐。

但即便美国总统不应该为他的国家道歉,教授则没有这些禁忌。我来倒一次歉:

情爱的世界: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关注外交事务。但斗胆代表许多关心国际事务的美国人说:我们万分懊悔让你碰到了特朗普。我们希望你仍然相信这不是美国的最好状态;我们希望你能保持耐心,直到这出历史闹剧过去;我们希望当这出闹剧终于结束时,你会加入我们建设一个开放的、基于合作规则的世界秩序。

许多人都应该得到诚挚的道歉。按字母排序:

亲爱的非洲:我们为特朗普1月份冒犯你们的国家的猥琐言论致歉。

亲爱的澳大利亚:我们为特朗普在2017年1月28日与你们的总理的电话通话致歉。在这次通话中,他攻击了移民,故意歪曲美国的承诺有关的事实,还说与普京讲话更令人愉快。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亲爱的英国:在这个月访问你们国家时,特朗普鲁莽地破坏了首相梅的政治立场。很抱歉,同样抱歉的还有他对伦敦市长沙迪克·汗(Sadiq Khan)的子虚乌有的攻击

亲爱的加拿大:对不起,特朗普(错误地)说加拿大人在1812年战争中侵略了美国,烧掉了白宫;他还说仍然没有学会 双边贸易平衡是什么;他并且在上个月羞辱了G7东道主特鲁多总理。

亲爱的中美洲:在一些绝望的难民家庭来到我们的国境线前以前,我们几乎没有注意你们过,你们来到我们的国境线前,是因为我们将幼儿与他们的家庭分离,并把他们都关了起来。我们如何洗去这个污点?我们可以帮助你们发展,如果我们尝试的话,并且成本要比该死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低得多。

亲爱的中国:我们为用纸(美国国债)换取了你们运给我们的精致商品致歉。这不公平。另一方面,你们的经常项目盈余在2007年达到了峰值,占GDP的10%,而现在只占GDP的1.3%。因此,现在你们的出口给你们换来了真正的商品和服务。

亲爱的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特朗普在支持北约的态度上的摇摆不定导致你们担心,如果俄罗斯侵略你们的领土,美国也许不会尊重与你们共同抵抗的条约承诺。对此我们感到非常难受。但我们不会。

亲爱的欧盟:对不起,特朗普说你们是敌人,还说他要为拆散你们的力量鼓掌。对不起,特朗普对你们征收了钢和铝关税。哦,同样对不起的是所有难民,他们是因为我们动摇了中东才逃到你们那里的。

亲爱的法国:你们的总统马克龙做出了了不起的尝试,既对特朗普示好,又能坚持原则。很抱歉这并没有打动他,特别需要致歉的是,特朗普无视欧洲的吁求,随后撕毁了2015年伊朗核协议。

亲爱的德国:对不起,特朗普 多次攻击你们的总理默克尔

亲爱的伊朗:很抱歉,特朗普让美国退出了全面联合行动计划(核协议的全称),现在又准备重新采取制裁,尽管你们已经证实遵守了协议条款。通常我们不会食言。

亲爱的爱尔兰:很抱歉,特朗普显然认为你们英国的一部分,并且你们很喜欢他。我们知道你们不是,也不喜欢他。

亲爱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许多外国领导人一样,都领教到了只有在特朗普和你站在一起时,讨好他才有效果。事实上,日本是唯一一个连25%的钢关税的临时豁免都没有获得 的美国主要盟友。此外,很抱歉特朗普显然漠不关心朝鲜拥有军事打击你们(还有韩国)的能力。

亲爱的墨西哥: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们知道,“犯罪分子”和“强进犯”在墨西哥和其他国际移民群体中间要比土上土长的美国人中间罕见得多。我们知道,你们不会为边境墙买单。我们知道,以令特朗普满意的方式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特别是要求定期修订,绝不是一个选项。

亲爱的菲律宾、俄罗斯、土耳其、埃及和其他国家:我们明白,宣称会带领国家走上正轨的强力领导人有其历史吸引力。但你们的“强人”从长期看对你们的国家没有助益,很抱歉,特朗普对法治的蔑视助长了他们的经济管理不善和人权侵犯。

亲爱的韩国:对不起,去年特朗普急于对金正恩以牙还牙,导致你们担心朝鲜半岛会爆发灾难性战争。文在寅总统遏制了冲突风险,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在今年6月与金正恩举行峰会后,特朗普在不与你们协商的情况下就宣布中止联合军演,并没有因此获得任何回报,这真是太糟糕了。

亲爱的瑞典:对不起,2017年2月19日特朗普捏造了“昨晚在瑞典”的恐怖袭击。

亲爱的乌克兰:特朗普的历史记忆似乎不会超过2014年俄罗斯入侵你们的那一刻。或者他有这么长远的记忆,并表示这没什么,因为很多乌克兰人讲俄语。对不起。同样对不起的是,特朗普的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现已锒铛入狱)在乌克兰站在亲俄派这一边。

亲爱的委内瑞拉:很遗憾,特朗普用威胁入侵和为领导人寻找人道主义灾难替罪羊来延长你们的十恶不赦的政府的性命。

我也为这场道歉之旅没有经过的国家道歉。特朗普对基于规则和事实、支持贸易的世界秩序的背叛让所有人都蒙受了损失。请在国际会议和组织上为我们暖席。真正的美国会回来的。

http://prosyn.org/Eke1iRo/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