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重建美国领导

马德里—12月永远是停下来思考过去怎样、未来又会怎样的机会。今年,这样的思考所产生的一个结论是美国仍然是自由世界秩序的核心,这一地位十分稳固。另一个结论是美国需要做更多的事才能满足其国际地位所要求的领导责任。

多年来,关于美国是否能够保持全球领导力的质疑此起彼伏。但是,尽管广受关注的多极世界秩序也许已经注定,但现实是就目前而言,解决全球挑战——从气候变化到中东冲突——的措施都需要美国的参与。

不幸的是,美国衰落的说法在近几年中获得了巨大的市场,就连美国官员也似乎已经开始相信它,推行弱势的零星政策(在有些问题上甚至无所作为)。总统奥巴马的克制外交方针助长而不是遏制了全球动荡。

不再采取强势行动的原因饱受争议。一些人指责奥巴马害怕重蹈前任覆辙;也有人指责敌意国会的掣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