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我告诉我美国以外的朋友

坎布里奇——我时常前往海外,我外国的朋友每次都带着不同程度的困惑问:你们国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下面是我的回答。

首先,不要误读2016年大选。与某些评论所声称的恰恰相反,美国政治制度并未被民粹主义浪潮所消灭掉。诚然,我们有着反抗精英的悠久历史。与十九世纪的安德鲁·杰克逊和威廉·詹宁斯·布莱恩和二十世纪的休伊·朗和乔治·华莱士等领袖相关的传统被唐纳德·特朗普所利用。

而且特朗普少近300万张民众选票。他通过迎合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这三个铁锈州所出现的民粹主义愤怒而赢得了大选——这三个州此前曾是民主党的票仓。如果那些州有10万张选票当时改变了归属,那么特朗普将同时失去选举团和总统。

也就是说,特朗普的胜利体现出的真正问题是美国愈演愈烈的社会和地区不平等。万斯最新畅销书《乡村哀歌》令人信服地描绘了加利福尼亚和阿巴拉契亚之间的巨大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