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美国式恐慌

发自纽约——以行为古怪闻名的孟加拉学者尼拉德·C·昌杜里曾将英国在印度统治的终结解释为某种“恐慌”,或者说丧失了勇气。英国人对自己的帝国已不抱任何信念。正如英国作家吉卜林的名言所说:他们直接就失去了那种为“残忍的和平之战”而奋战的意愿。

事实上,吉卜林那首号召白人种族将自身价值观传播到那些“新近捕获的,阴郁的,一半是魔鬼一半是幼儿的人类”的《白人的负担》一诗根本与英帝国无关,而是在说美国。这首副标题为“美国与菲律宾群岛”的诗作发表于1899年,恰逢美国正在发动一场自己的“残忍的和平之战。”

昌杜里的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如果没有在必要时刻使用武力的决心,自然也无法维持一个帝国。排山倒海的政治说辞以及许多新书都试图让我们相信美国如今正处于一个危险的恐慌状态。

例如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就喜欢对总统奥巴马“为美国的全球霸权道歉”,胆敢提出美国并非“地球上最伟大的国家”并抱有“悲观主义”的行为大加指责。前者同时还承诺要“重建”美国的崇高形象以及全球霸权,并计划通过扩张军力来实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