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美国的全球平衡行动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并吞并克里米亚;伊拉克和叙利亚分崩离析;中国在南海和东海日益嚣张——考虑到这些发面,后冷战时代似乎已经在2014年结束了。真的如此吗?

后冷战时代不是真正的“时代”,而是一个从双边对峙的冷战最终分析仍存在两个超级大国的更加复杂的国际秩序的逐渐转变时期。简单说,决定新秩序的轴心已经日益明确——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美竞争包含了两个重要事实,使其与冷战区分开来:双方对于方向问题都不过分意识形态化;双方都认识到它们真的需要相互迁就。

2014年,美国的“重返亚洲”政策因为乌克兰和中东危机而变得不再显眼。美国的亚洲承诺的不确定性如何助长了中国和美国的亚洲盟国之间的紧张?

我不同意这个问题的前提。我确实认为美国非常清楚地表示,避免让中美双方陷入会把它们推向冲突的局面符合双方的利益。最近的一些中印、中日之间初步对话的迹象表明,中国也认识到煽动旧仇恨不符合它的利益。“重返亚洲”所包含的更加严重的问题是它的实际用词,其中暗含要“遏制”或“孤立”中国的军事姿态。中国人已经更清楚地认识到我们不是故意试图孤立他们,而是避免可能产生更广泛的溢出效应的远东冲突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

习近平用其反腐斗争巩固更多的权力,这是30年前邓小平以来从未有过的。你认为习近平的任期会如何发展?

从某种程度上讲,中国的权力界定不那么正式,其权力的边界更多地由政治现实而不是宪法安排决定。因此,很难说习近平的权力比邓小平以来的任何一位中国领导人更大。他显然是一个拥有权威的人,并且毫无疑问比他的几位前任在国际舞台上更加活跃。在打击业已成为国内顽症、甚至已蔓延到政府最高成的日益猖獗的腐败方面,他也比几位前任更加果断。从这个角度讲,或许可以说他的权力范围比他的前任们更广,但在公正方面,你还必须注意到,他的前任所面临的腐败方式没有最近几年那样赤裸裸和普遍。

与此同时,党报日益强调党指挥枪、反对军队国家化,这似乎表明存在一种担心,即军队除了在捍卫国家安全责任方面变得日益强硬之外,也正在产生他们自身对中国内政的看法。不难理解,中共精英对此感到十分不安。

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政权能够抵挡长时期的低油价和西方制裁吗?你认为如果俄罗斯经济继续衰退,普京在奖赏他的政治基础方面日益力不从心,会产生什么后果?

当然,在某个点上普京也许会选择孤注一掷,制造真正的大规模国际危机,也许还会引爆新形式的东西方直接战争,这种危险是存在的。但果真如此的话,我们还必须假设,在某种程度上,他本人已经失衡,从对西方的某种游击战——永远存在撤退的可能——转变为孤注一掷的战争。这一情况的结果具有内在不可预测性,但也许无论如何对俄罗斯人的福祉来说都是一场灾难。如果俄罗斯经济继续衰退,并且西方继续威慑普京使之不敢扩大武力,我们仍然可以认为可以形成某种可接受的解决方案(我在谈及芬兰模式时曾公开建议过)。但这反过来取决于西方在支持乌克兰稳定自身方面有多坚定。

美军撤出阿富汗和伊拉克后,世界上有许多人现在认为美国已经入“撤退”期,就像越战后时代那样。美国正在采取某种形式的新孤立主义吗?还是说,美国显而易见的向内转和越战之后一样只是短暂现象?

我不认为美国进入了“撤退期”。重要的事实是全球实力的再分配产生了一个美国不再是唯一霸权的局面。美国必须承认一个事实���即现在的世界比以前复杂得多。中东地区的冲突蔓延更多地是拜宗教门户之见崛起所赐,而不是因为美国的干涉。在这些暴力环境下,必须将更多注意力放在土耳其、伊朗、沙特阿拉伯、埃及和以色列等国家的国家利益上。同理,这些国家中的任何一国的利益决不能成为美国的总利益。

2015年什么事情能给世界带来最大的意外?

也许是俄罗斯逐渐在再现政治上更积极的自由中产阶级。在梅德韦杰夫时期,这一中产阶级开始在俄罗斯国内和国际政策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随着普京重回宝座并且采取了最近的冒险主义,自由中产阶级被刻意唤醒并且密集刺激的民族沙文主义所压制。但是,高举沙文主义的大旗也许并不是处理国际问题的最佳方案,特别是在面临明智而团结的西方的情况下。逐渐开始被西方吸引的俄罗斯也将是一个停止干扰国际制度的俄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