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不可或缺的美国伙伴

马德里—美国正在为最令人兴奋(也最令人疲惫)的政治事件做准备:总统席位的开放竞争。副总统拜登看起来不会参与,因此这场角逐不会有现任官员。因此,这场大选也许并不是对过去八年的全民公决,而是一场思想的竞争,而外交政策正在成为其中的关键。

潜在候选人已开始在关键外交政策上表明立场,比如,早期共和党领跑者杰布·布什(Jeb Bush)专门就此话题做了一次演讲。在民主党方面,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可能获得提名(尽管最新曝光表明她使用个人电子邮件账户处理公事),这进一步加强了外交政策在大选中的关键性。

考虑到这一趋势,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日程委员会(World Economic Forum Global Agenda Council)召集了一组专家和实干家,提前就美国大选中的外交政策问题作了实质性讨论,还准备了一篇公开讨论文章。我是小组中唯一的欧洲成员,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信息应该是美国不可继续如现在那样将自己视为“不可或缺的力量”,而是将自己视为“不可或缺的伙伴”。

这不仅仅是语义学问题;如此挑战要求美国反思其在世界中的作用。但不管对美国还是对其所创造的自由世界秩序来说,这样做的好处是无穷的。成功的关键是美国能否对最“美国”的概念——例外论去芜存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