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奥巴马的伊朗年

普林斯顿——随着美国总统奥巴马第二任期的开始,他不得不耗费大量精力整顿国内财政政策。但外交问题同样十分突出,尽管叙利亚冲突持续不断且战火有可能蔓延至非洲萨赫勒地区,华盛顿的共识是2013年将是伊朗问题的“决策之年”。

奥巴马开启首任任期时就曾承诺要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保持接触;这一点在2009年他首次令人难忘的就职演说中就曾有记录,“如果你们愿意松开双拳,我们就将伸出援手。”他转弯抹角地在第二次就职演说时重申了这项承诺:“我们将显示出和平解决与他国分歧的勇气——这并非因为我们天真到无视所面临的风险,而是因为接触可以更持久地消除怀疑和恐惧。”

正如美国学者兼社会活动家侯赛因·伊比什近来所说,奥巴马任命的内阁让他有最大空间通过谈判与伊朗达成交易。特别是任命退伍军人担任国务卿和国防部长将为达成协议提供宝贵的国内政治掩护,因为协议签署将不可避免地需要解除对伊朗的制裁,并几乎肯定要承认伊朗提取低纯度浓缩铀的权利。这不仅将向伊朗统治者表明美国对协议的态度非常严肃,而且要让他们明白,美国所提出的将是他们可以期望得到的最好的交易。

奥巴马政府已组建特别国家联盟实施经济制裁,并已对伊朗国内的商品价格和供应情况产生显著影响,就连革命卫队等强权机构在生意往来中也无法摆脱这种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