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美国精神错乱的“重心”

新德里—奥巴马总统第二个任期的首次出访彰显亚洲在美国经济和安全领域的新核心地位。但奥巴马的亚洲之行也敲响了美国的亚洲政策的主要问题:美国的亚洲“重心”有具体的战略内容吗?还是仍然是老政策的新瓶装旧酒?

美国很快地利用了亚洲地区由中国日渐增长的实力自信所触发的担忧情绪,强化了与原有亚洲盟国的军事关系,并打造了一批新的安全伙伴。但美国回归亚洲中心舞台的风光面临着中国战略雄心的制约,其充当亚洲主要安全锚所要面对着诸多关键性的挑战。

挑战之一是阻止美国相对实力的滑落,而这反过来需要全面的国内革新,包括财政整合。但削减支出的需要也让人感觉美国可能无法为其将军事重心转向亚太地区的转变融资,甚至可能被迫减弱这方面的支出。

奥巴马治下的美国一再对中国让步,这一趋势其实从布什政府陷入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泥淖就开始了。这激起了关于美国是否有能力通过更高层次的亚太地区承诺(美国在该地区已有320 000驻军)支持这一战略“重心”的能力的质疑。美国计划在澳大利亚增加2500名海军驻军基本上只是象征性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