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4105c.jpg Paul Lachine

美国自作自受的衰退

墨尔本——如果持续了六十年之久的二战后大面积繁荣嘎然而止,美国和欧洲都要对此负责。政治已经在整个西方世界成为令人不齿的职业,在这个问题上几乎没有任何区别。明天总是比下周重要、而下周比明年重要,没有人努力追求长远的未来。现在西方正在为此付出代价。

巴拉克·奥巴马总统的直觉或许是个例外,但他不仅要对抗美国强大的保守势力,还要对抗比保守势力更糟的以茶党形式存在的蛊惑人心的民粹主义——这可能导致他在2012年竞选失败,并进而严重损害美国的利益。

美国在世界各地的盟友惊异地注视着最近因提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而引发的口水战,他们惊讶于美国国会无法达成任何均衡而具前瞻性的折衷协议。相反,这样的结果代表着茶党喽罗的巨大胜利,他们的目标是最大限度地压缩政府的债务和开支(某些人甚至反对设立央行),并继续实行乔治·W·布什总统令人愤慨的富裕阶层减税优惠。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foJsDfj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