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人民币现实主义

纽约—七年来,美国一直紧紧抓住人民币汇率不放,从而将人们的注意力从中美关系的其他重要得多的问题上移开。即将到来的中美战略和经济对话将是一次检验(和反思)美国策略重点的良机。

2005年以来,美国国会一再与立法者演双簧,试图将压力重重的美国工人从假定的廉价人民币的威胁中解救出来。对此手段的跨党派支持始于参议员舒默(Charles Schumer,纽约州自由派民主党)和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南加州共和党)所提出的首个人民币法案。

立法行为的理由惊人地简单:自2005年以来,美国平均商品贸易赤字达GDP的4.4%,创下了历史之最,中国贡献了其中35%,据信这是它操纵人民币汇率的结果。大批政客、商人和经济学家众口一词,坚持人民币必须升值,否则就应该对中国采取制裁。

美国公众对此颇有共鸣。2011年民意调查现实,61%美国人相信中国是严重的经济威胁。于是,货币争论便成了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的主要话题。“‘够了’已经够了。”总统奥巴马在他与胡锦涛主席会面后被问及人民币问题时回答说。十有八九将成为奥巴马对手的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Mitt Romney)承诺说,只要他入主白宫,马上就将中国对人民币的操纵宣布为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