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面对美国的增长挑战

伯克利—美国一直处在大萧条以来最深经济衰退之后的复苏中,但复苏的速度仍然低得令人沮丧。有理由表明2013年会出现一些好转,尽管与往常一样,下行风险依然存在。

欧洲衰退延续或爆发金融危机以及新兴市场增长放缓是主要的外部忧虑来源。在国内,政治斗争体现了两个最大的风险:无法达成提高债务上限的协议以及妨碍经济增长的新一轮财政紧缩。

自2010年以来,平均年GDP增长率只有2.1%,这意味着就业岗位创造不振。在此次和前两次复苏中,就业增长的反弹都比GDP弱,而且滞后于GDP。但最新衰退中的就业岗位减少量比前两次多两倍,因此缓慢的复苏意味着在长得多的时间里存在高得多的失业率。

总需求疲软被指为GDP和就业增长不振的罪魁。2008年衰退由金融危机引发,而金融危机由信用催生的资产泡沫破裂摧毁了房地产市场引发。在这类危机后,私人部门需求会急剧下降,复苏会极为缓慢。私人部门财务收支的波动情况是:2006年存在相当于GDP的3.7%的赤字(繁荣期最高值),2010出现了相当于GDP的6.8%左右的盈余,目前盈余约为GDP的5%。这意味着这是二战结束以来私人部门需求最剧烈的衰退和最疲软的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