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Lachine

美国的财政孤立主义

丹佛——
耐心是一种美德,但在美国外交政策上绝非如此。

想想“漫长的战争”吧,这一醒目的概念是几年前用来描述与恐怖主义旷日持久的战争的,获胜可以做到,但其巨大的财政负担将在多年内都无法消除。这一概念也是对预期中的挫折的强权政治式的承认(用当时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的话说,就是“决胜”)。

无论如何,这个词是说给美国人听的,美国人习惯于发动决定性速决战(自越战以来这就是美军所坚持的方针),为事关存亡的战争作出长期牺牲和奋斗。其拥护者也明白,战争并非只是武器的比拼,而是连续不断的付出,用他们的话说,要摧毁“政府全力投入”不仅是军事或准军事实体,还有其背后的民事机构。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sDta4ue/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