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约束重重的美国选择

纽波特海滩—关于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传统智慧只能说是部分正确。是的,经济问题将在结果决定中起到很大作用。但下一个阶段——在日趋丑陋的竞赛中获胜的那一方是否拥有采取与其对手截然不同的政策的奢侈——的不确定性要大得多。

新总统的任期将从2013年1月开始,与目前奥巴马和罗姆尼竞争口号中所描述的情形相反,上台者将会发现没有多少空间可以用于调整经济政策。事实上,美国的潜在分歧随处可见,选民们对此并没有充分的认识。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在伴随着范围甚广的类似经济政策的社会政策上;而在这方面,候选人之间的分歧将产生重大后果。

不管谁当选,都将在明年面临经济增长只有2%的局面,并伴随着完全停滞的风险。失业率仍处于过高的水平,大约有一半的失业者是难以找到工作的长期失业者——要是我们把退出劳动力市场的美国人也算上的话(理应如此)这个比例还会更高。

经济的财政面也值得担忧。财政赤字将继续在10%GDP的水平上徘徊,令人对美国中期债务动态愈加担心了。银行部门仍在“去风险”,因此限制了流向中小企业、提振招聘和产房设备投资所必须的信贷流。而家庭部门痛苦的去杠杆化阶段也只进行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