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叙利亚和911

巴黎—说来也巧,美国国会有可能在9月11日左右决定是否支持奥巴马就叙利亚政府对平民使用毒气采取军事行动的方案。此前两次发生在9月11日的事件的阴影影响着结果——事实上,是影响着这个问题是否会被考虑。

在9月11日成为美国的特殊日子之前四十年,它就在智利获得了相似的重要性。1973年9月11日,皮诺切特将军领导的军队推翻了民选政府。从当代全球人权运动和美国在国际上推行人权的角度,这次暴力政变可谓居功至伟。

从某些角度,这反映了新政权的残酷性。皮诺切特统治期间,三千多人被杀或“被消失”,数千人遭遇军方虐待,数万人被迫流亡。但是,从更深层次看,刺激了人权运动的是全世界——包括美国国内——对美国总统尼克松和国务卿基辛格援助皮诺切特军队的厌憎。

在美国国内,国会议员将这次政变变成了推行人权运动的平台。他们谴责智利的事态,举行关于推行人权重要性的听证,并克服了总统福特的否决,通过立法要求用人权标准作为美国对外政策的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