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诋毁中国行动的新低点

发自纽黑文——随着美国的大选季节接近尾声,与选举有关的辩论似乎也变得精神错乱起来。对此没有比对中国的迷恋更能证明这一点的地方了——现任总统奥巴马及其共和党挑战者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都将中国单独提出来并称之为美国工人及其家庭所受压力的主要来源。两人都在大选辩论中强调:只要对中国强硬,美国人的痛苦自会有所减轻。

没有事情是能偏离真相的,请思考下面的这些指控:

货币操纵。自从中国在2005年7月实施汇率调控机制改革以来,人民币兑美国升值了32%,并在去除通胀因素后对一揽子货币升值了约30%。这并不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数目,而且预计未来数年人民币汇率还将继续上升。

跟1985年在西方压力下被迫进行日元大幅升值(“广场协议”)的日本不同,中国人选择更为渐进而谨慎地行事。美国官员们把这个视为“操纵”,认为市场的力量本应使人民币实现比当前更大幅度的升值。而相反中国人则痴迷于维护稳定——这是一个美国政客和政策制定者都不熟悉的概念——也因此喜欢在管理调整自身货币方面承担更积极的角色。我把这称之为谨慎——或者甚至是明智。在经历了20年的迷失之后,日本这个实验品或许会知道哪种方法更加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