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美国的赤字怒潮

发自剑桥——最近两则与预算有关的新闻是对美国财政政策危机状况的严重警告。奥巴马总统下属的行政管理及预算办公室宣布,本财政年度联邦政府的赤字约为6000亿美元,比2015年增加1620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35%。而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发布的年度长期预算前景则预测,在财政政策不变的情况下,联邦政府债务将会在十年后从相当于GDP的75%上升至86%,并在2046年达到创纪录的 141%,与意大利、葡萄牙和希腊水平相当。

虽然美国债务相对GDP比率在过去十年增加了一倍,奥巴马政府和国会却刻意无视这一问题,相反着眼于2012年以来年度赤字额的逐步下降和赤字相对GDP比率的相对稳定。但这个短期成绩其实源自于经济复苏以及美国国会对国防和非国防可自由支配开支项目的限制决议。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但年度赤字的长期性上涨——由于人口老龄化、医疗技术不断提升和利率上升——以及因此导致的债务相对GDP比率上升是无可避免的(国会预算办公室和其他机构对此已有明确预测)。大量有资格领取社会保障福利的美国老年人将在未来30年使得社会保障计划支出相对GDP的比例从当前的4.9%上升至6.3%。各项主要联邦医疗保健计划的成本从现在相对GDP5.5%上涨至2046年的8.9%,一半归因于受益人寿命和人数的双双提升,另一半归因于为治疗他们而产生的额外医疗技术费用。

尽管债务总额增加,但美联储的非常规货币政策依然拉低了联邦债务净利息的成本,使之仅相当于GDP的1.4%。但随着利率正常化和债务量的增长,维持国家债务利息的成本预计将增加至相当于GDP的5.8%。

如果赤字和债务预测的其余部分都被证明是正确的,预计利息成本可能远小于实际成本。随着联邦债务相对GDP比例达到141%,相当于GDP5.8%的利息成本意味着只有4%的平均名义利率,鉴于国会预算办公室的通胀预测,实际利率大约是2% ——与债务与GDP比率少于40%时的历史利率相当。但美国国债投资者可能会要求高得多的利率来作为提高自身投资组合中国债比例的回报。在这种情况下,利息成本和债务会大得多。

超过一半的美国公开发行国债都由外国投资者持有的事实可能使利率对债务规模的变化更为敏感。外国投资者可能会担心政府会采取一些减少他们实际持有价值的政策。尽管美国政府绝不会明目张胆地违约,但它可以采取的政策(如对利息扣除所得税)去这样做,这将对外国持有者不利并压低债券的价值。此外,外国投资者可能担心过高的债务水平可能会导致通胀性货币政策,这将导致美元贬值并降低债券的实际价值。

以下是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预测为何会令人惊讶不安的原因。 到2046年,那些“强制性”福利项目的预计支出(社会保障和主要健康计划),再加上债务利息,将高出政府当前税收水平下的收入。就算把国防等每年拨付“自由裁量”项目支出都节省下来,也会出现一个小规模的赤字(相当于GDP的1.6%)。

我们是无法借助减缓国防和其他自由裁量项目的增长来抵消强制性项目支出增长的。总的国防开支仅相当于目前国内生产总值的3.2%,并预计在未来十年内下降至2.6%并在之后20年内保持在相同水平。这将是自二战前以来国防支出相对GDP比例最低的水平。预计所有非国防自由裁量项目也会同步减少,也创下了相对GDP比率的最低记录。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这种惨淡景象的亮点在于它不需要过多通过削减年度赤字以防止负债率的上升,甚至还能让后者倒退到十年前的水平。如果能在2017年开始利用减少支出和提高收入的任意组合政策使得赤字占GDP的比例下降1.7%,就可以避免在当前75%的债务相对GDP水平上有所增长。同时每年减少3%赤字将扭转债务发展的轨迹,并将其带回到经济衰退之前那几十年的状态。

至今没有一个总统候选人发布过扭转国家债务上升预期的计划或意愿。但这应该是白宫主人明年施政的重中之重。我们没有任何借口去拖延等待,只能迅速采取行动,避免最坏情况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