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美国第一”金融改革?

伦敦—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在为找到同情他的立场、能帮他把推特转化为政策的政府人手,而奥巴马所认命的人则在不断离开联邦政府和其他机构。对金融界来说,意义最重大的离职是在过去七年领导金融监管工作的美联储理事丹尼尔·塔鲁洛(Daniel Tarullo)。

很难说塔鲁洛受到了银行界的一致欢迎。他领衔要求大幅提高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资本率。他是个难产的谈判对手,拥有很强的识破金融企业诡辩术的本能。但随着他的离职,欧洲将流下鳄鱼的眼泪。欧洲银行,乃至欧洲监管者,担心他坚定推行更严格的巴塞尔3.5标准(或者用银行家的话说,是巴塞尔4.0标准),如果这一标准以美国所想要的形式得到实施,就要求进一步大幅增加资本,特别是欧洲银行。他的去职让这一方案的前景蒙上了不确定性。

但塔鲁洛也热衷于推动国际监管合作,频繁出访推销监管合作。多年来,他一直担任金融稳定委员会(FSB)中鲜为人知但十分重要的监督和监管合作常务委员会主席。他坚定地致力于与FSB和巴塞尔银行监督委员会等国际机构的同事们合作以实现监管协定,从而让所有银行在公平的竞技场上竞争,这一点从未动摇。

目前,一些过去批评他最卖力的人对他的去职十分焦虑。谁会接替他?2010年多德-弗兰克(Dodd-Frank)法案规定美联储需要设立一个副主席职位——从未有人担任过此职——来领导美联储的监管工作。这一任命——特朗普目前正在选人——能像塔鲁洛那样致力于国际路线吗?或者,他的主要任务将是构建监管墙,让美国银行不受全球规则管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