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achs320_NICHOLAS KAMM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lookinglikeacrazychild Nicholas Kamm/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国对伊朗危险的强迫情绪

纽约—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下令暗杀正在伊拉克执行官方任务的伊朗将军卡西姆·苏莱马尼在其信奉强势外交的共和党内部是一个广受欢迎的决策。如今,政府批准的暗杀外国官员、神职人员和记者的行动已经司空见惯。但美国对伊朗的嗜血行为仍有其特别之处。这一心理强迫症持续长达40年,现在已经把美国和伊朗带到了战争的边缘。

美国对伊朗的关注可以追溯到1979年爆发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当时伊朗学生占领了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并把52名美国人扣为人质超过一年。这样的痛苦经历导致美国政客在心理上无法调整美国政策。例如,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特朗普现在威胁,如果伊朗就苏莱马尼的谋杀展开报复,那么他将摧毁伊朗52个目标,其中包括文化遗址,1979年的人质每人一个。

特朗普声称有权在外国谋杀领导人,并在该国报复的情况下犯下战争罪。但美国人普遍欢迎这种犯罪行为。它反映了美国政治体系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尤其是在美国右翼阵营。这与2001年911恐怖袭击后美国不计后果全面发动中东战争类似。

事实是,特朗普的心理混乱进一步加剧了愤怒。他曾臭名昭著地吹嘘自己可以在第五大道上开枪杀人,“而不会丢掉任何选票。”特朗普下令谋杀苏莱马尼,显然是要对这一说法进行检验。

美国共和党和多数美国政治精英不理解,美国曾对伊朗犯下的罪行远远超过伊朗对美国。美国仅仅因为自己的错误行为就无缘无故而且肆无忌惮地制造了一个敌人。

让我们回顾一下20世纪50年代初的重要里程碑。

Project Syndicate is conducting a short reader survey. As a valued reader, your feedback is greatly appreciated.

Take Survey

首先,美英两国在1953年推翻伊朗政府,因为伊朗政府的民选总理默罕默德·摩萨台采取行动,重新控制了被大英帝国控制的伊朗石油。而后,美国用穆罕默德·雷扎·沙阿·巴列维领导的独裁政权取代了被它推翻的民主政府,从1953~1978年的1/4个世纪里,由残暴的情报机构和秘密警察萨瓦克(SAVAK)为巴列维提供支持。伊朗学生在被废黜的沙阿被美国医院收治后占领了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

第2年,美国为萨达姆·侯赛因的伊拉克提供武器并鼓励其入侵伊朗,从而引发了长达近10年并导致约50万伊朗人丧生的两伊战争。截止2014年,仍有约75,000名伊朗人 因在萨达姆发起的化武袭击中受伤而在接受治疗。

美国还打击平民目标。1988年,美军方击落伊朗655号航班——如果美国采取了恰当的防范措施,就能轻松识别这是一架空客A300——并导致机上290人全部遇难。而在1995年,伊朗公众开始遭受此后从未解除的美国严厉的经济制裁,制裁措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收紧。

即使在911恐怖袭击后仍然是这种状况。伊朗支持由美国主导的入侵阿富汗推翻塔利班,而且支持哈米德·卡尔扎伊——美国支持的新总统。但2002年1月,美国总统小布什称伊朗为“邪恶轴心”的组成部分,被定义为邪恶轴心的还有伊拉克的萨达姆和朝鲜。

同样,美国拒绝敦促所有中东国家,包括以色列(该国估计拥有80枚核弹头)遵守核不扩散条约并支持建设无核区的努力,反而单独对伊朗施压。

之后,在2015年,巴拉克·奥巴马领导的美国、英国、法国、中国、俄国和德国,与伊朗谈判了一份协议,该协议规定,伊朗同意结束其核燃料再加工,以换取美国和其他国家结束经济制裁。联合国安理会一致支持这项名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协议。但美国国务卿迈克·彭佩奥称,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是一种绥靖行为。特朗普在2018年单方面否决了这份协议,美国是唯一否决这份协议的国家,随后大幅收紧了美国制裁政策。

收紧制裁不是为了改变伊朗的行为,而是为了摧毁伊朗经济,企图推翻伊朗政权。伊朗现在正在经历由美国引发的大萧条,2017 ~ 19年间国内生产总值下降14%,2019年通胀率36%(上述两项均以最新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为依据),而且药品和其他重要物资严重短缺。此外,尽管否认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但美国仍继续要求伊朗遵守其相关条款。

而美国似乎对这段历史一无所知,在一位认为自己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实施谋杀并逍遥法外的情绪失衡的总统领导下,仍然在为一场长达40年心理创伤而宣泄情绪。

此时此刻,世界应当记住一位完全不同类型的美国总统所说的睿智而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话。1963年6月,就在自己成为暗杀受害者之前短短几个月,约翰·F·肯尼迪在爱尔兰议会面前发表讲话:

[跨越]现在隔开我们的分歧和障碍,我们必须记住,没有永远的敌人。今天的敌意是一种现实,而不是一项法律。我们这个时代的最高现实是,身为上帝之子的不可分割性以及我们在这个星球上共同的脆弱。

没有理由能阻止伊朗和美国和平相处。在2015年核协议及诸多共同利益基础上,建立新的关系完全可能。但由于伊朗报复行动已经开始,现在欧盟拒绝跟随鲁莽的特朗普政府升级导致战争的螺旋尤为紧迫。

https://prosyn.org/sX2PmfIzh;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