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off180_ 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把人民币排除在中美贸易谈判之外

剑桥——中美贸易协议可能即将达成,它是否会加剧全球商业周期,甚至播下下一场亚洲金融危机的种子? 如果最终的协议——假设真有这么一个协议——迫使中国无限期地遵守其过时、过于僵化的汇率制度,那么答案可能是肯定的。

保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稳定,需要中国当局配合美国利率的变化,或者通过资本管制扭曲,试图以其它方式抵消汇率压力。但中国实在太大、太全球化,无法遵循更适合小型开放经济体的汇率政策。

此外,对于一个商业周期很少与美国经济周期保持一致的经济体来说,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的两种方法——无论是维持利率平价还是实施资本管制——都没有意义。随着中国经济呈现下降趋势,房地产过热,地方政府举债过度,中国将不可避免地在政治上面临敏感的增长困境。届时,中国央行将需要放松货币环境,而不必担心汇率支撑。

众所周知,当一个国家面临严重的金融和宏观经济压力时,维持不灵活的汇率将后患无穷。长期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大多数学院派经济学家一直在强调这一点。

中美之间这样的汇率协议将与可能达成的双边贸易协议的其他内容脱节,双边贸易协议中许多方面是“双赢”的。例如,中国已经承诺要更有力地保护知识产权,尽管力度如何还有待观观察。中国在这一领域的严格要求可能在短期内有利于美国和欧洲的企业,但从长远来看,这将有助于促进中国自身制造业和科技行业的竞争和创新。

毕竟,早在19世纪,美国就像今天的中国一样,对保护外国公司(当时主要是英国公司)的知识产权毫无兴趣,而美国人广泛复制了他们的想法和蓝图。然而,随着美国创新者越来越成功,他们也需要保护自己的权利,在适当的时机,美国将其专利和知识产权法提高到世界领先的标准。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另一个双赢的结果可能源于美国坚持要求中国政府减少对出口商的补贴。这些补贴大多是从更具活力的私营部门吸走的信贷和其他资源,流向了效率低下的中国国有企业。

更广泛而言,一项贸易协议很可能会给中国的经济改革带来新的动力。过去几年,中国的经济改革似乎停滞不前,甚至出现倒退。在最近一次前往北京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China Development Forum)时,我询问一位资深的中国官员有关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原因。我原以为他会滔滔不绝地说出一长串无关紧要的改革措施,与中国一直非常缓慢地进行改革的一贯做法保持一致。当他坦率地承认,“我们只在发生危机时才进行重大的经济改革,而且最近也没有出现足够大的危机”时,我感到惊讶。

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简直就是中国经济的“医生”,因为他迫使中国当局认识到,他们再也不能依靠美国的消费需求来推动中国的经济增长了。事实上,一些观察人士开玩笑称,特朗普是中国经济的救世主, 出于对爆发贸易战的恐慌,这有助于推动中国长期停滞的结构性改革。

但美国向中国施压,要求其承诺更稳定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并避免人民币出现竞争性贬值。这可能会进一步破坏中国的经济改革。特别是,这样的制度将阻止中国逐步采用更独立的货币政策以实现更大汇率灵活性。

特朗普团队似乎错误地认为,中国一直在干预,以保持人民币疲软和促进出口。长期以来,一些评论人士一直鼓吹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这种观点淡化了一个事实:中国超强竞争力的根源是长期以来相对较低的工资水平。

更根本的是,有关中国操纵汇率的指控完全与近代历史脱节。近年来,人民币承受的压力大幅下降,政府对资本外流采取了更为严格的限制措施。中国当局非但没有为人民币汇率设定上限,反而一直在为其设定下限,部分原因在于担忧汇率贬值过快导致资本大量外流。

在最终的中美贸易协定中,固定汇率可能不是唯一的潜在弱点。美国谈判代表似乎没有意识到,一个国家的经常账户(衡量其贸易平衡的广泛指标)总是等于国民储蓄减去国民投资。如果美国消费增长强劲,而美国政府出现巨额财政赤字,那么该国家将不得不从别处借钱。如果中国被迫减少对美国的双边贸易顺差,中国将会把商品生产的最后阶段转移至海外。这样,美国的进口就会被记录为来自另一个亚洲国家,比如越南。

诚然,推动中国遵守传统的全球贸易惯例对全球经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这方面,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的讲话令人振奋(尽管有人希望贸易谈判能解决环境保护问题)。但是,如果最终协议妨碍中国获得更大的货币政策自主权,那么当下一次亚洲经济大衰退来袭时,这可能会造成重大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谈判者应当展现他们的谈判能力,而非智慧。

Translated by Yu Wu, research assistant at Intellisia Institute, an independent think tank in China.

http://prosyn.org/FDjd1PK/zh;
  1. haass102_ATTAKENAREAFPGettyImages_iranianleaderimagebehindmissiles Atta Kenare/AFP/Getty Images

    Taking on Tehran

    Richard N. Haass

    Forty years after the revolution that ousted the Shah, Iran’s unique political-religious system and government appears strong enough to withstand US pressure and to ride out the country's current economic difficulties. So how should the US minimize the risks to the region posed by the regime?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