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美国和全球公共商品

美国现在正作茧自缚,陷入伊拉克的泥潭中不能自拔。但总统竞选者们也都开始考虑伊拉克之后美国外交政策的指导原则这一问题。在我看来,专注于全球公共商品—每个人都可以消费的、非排他性的商品—可以帮助美国在自身超强的实力和其他国家的利益之间达成和解。

当然,纯粹的公共商品是稀少的。大多数(公共商品)只在一定程度上接近清新的空气这样一种理想的范例。它的消费具有非排他性,所有人都可以同时从中获益。对抗全球气候变化可能是目前最富戏剧性的一个案例。

如果一种公共商品的最大受益者(如美国)不带头为这种商品的生产投入大量的资源,那么较小的受益者们也不大可能会生产它。 因为当所需产量巨大时要组织集体行动是困难的。虽然履行这种责任时常会让其他人“搭顺风车”,但不这么做所有人都将陷入困境。

美国从中可以获得双重的好处:一方面是从这种公共产品本身;另一方面可借此机会使其超级大国的实力在他国眼中合法化。美国可以以史为鉴。十九世纪的超级大国英国在当时保持欧洲主要国家之间的实力平衡,推动开放的国际经济体系和维护海上自由方面就发挥了领导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