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当Tweet文压倒外交

新德里—外交经常预见不同寻常的争吵。1859年有猪和土豆战争(Pig and Potato War),1924年有跳舞的喇嘛事件(Affair of the Dancing Lamas),1970年有波哥大手镯(Bogotá Bracelet)事故,诸如此类。但很少有比刚刚结束的冒犯性门垫事件(Episode of the Offensive Doormats)更加令人震惊的。

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公司——它刚刚开始培育印度市场,将此作为其全球扩张的下一条阵线,计划在印度投资50亿美元——最近被印度外交部长苏什马·斯瓦拉伊(Sushma Swaraj)的一系列有欠妥当的tweet吓了一跳。斯瓦拉伊谴责亚马逊公司,并威胁要吊销其员工的签证,拒绝日后为其高管签发签证。

让斯瓦拉伊突然爆发的是一位Twitter用户像她投诉亚马逊加拿大网站贩卖印度国旗图案的门垫。印度国旗被肮脏的鞋子踩踏,这样的情景让这位名叫阿图尔·鲍比(Atul Bhobe)的Twitter用户怒不可遏,与撒瓦拉伊取得了联系,并得到后者的支持。

亚马逊很快就做出了反应。它先是澄清,技术上冒犯性门垫系由第三方供营商而提供而非亚马逊自营,随后将该款门垫从亚马逊加拿大网站上下架并“采取措施确保这类产品不会再我们其他任何市场或网站上销售。”亚马逊印度经理向撒瓦拉伊致歉,表示“伤害了印度人民的感情”,重申亚马逊公司将向印度投资50亿美元,非常重视印度市场。

门垫危机爆发不到24小时,事件便已经解决。但此事所引起的诸多更广泛的问题不会这么快消退。

第一个问题是撒瓦拉伊对Twitter的使用。撒瓦拉伊以喜欢发tweet在同僚中独树一帜(尽管与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比起来撒瓦拉伊仍只是小巫见大巫,特朗普简直把Twitter当传旨太监用)。

我当然不反对公职官员使用Twitter。相反,我认为越来越多的政府部长习惯于社交媒体可喜可贺。这是个值得欢迎的变化,我在前任政府中担任外交部长的时候,官员的电脑是屏蔽社交媒体的,我用私人设备所发的tweet文常常导致毫无必要的争议。

但撒瓦拉伊或许有些过头了,连丢失护照或签证延期这样的私事tweet她也会回应——这样的做法为她赢得了一个不太体面的外号:“印度总领事”。一些人认为,外交部长回应投诉琐事的tweet文表明她没有更重要的事情可做。(这一观点毫无疑问反映了一个事实:在总理莫迪领导下,实质性外交政策主要由他和他的幕僚完成,而不是由撒瓦拉伊领导的外交部负责。)

但问题不仅在于撒瓦拉伊与普通公民的交流。在最近的门垫闹剧中,她还用Twitter向手下外交官发布指示,在加拿大印度高级专员公署(High Commission)发tweet文处理这个“不可接受”的问题,把它提高到亚马逊“最高层”。这样的做法可谓前无古人,也不是很受欢迎。社交媒体不是外交专线的替代品。

同样不够“外交”的还有撒瓦拉伊警告亚马逊公司的用词。“亚马逊必须无条件道歉”,她发tweet文说。“他们必须立刻下架有辱我国国旗的产品。如果不马上落实,我们将不会向任何亚马逊官员签发印度签证,并废除此前发出的签证。”外交部长的责任应该是传召大使进行谨慎的斥责,现在却堕落到在Twitter上抨击公司。

门垫事故所突出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印度不容忍最轻微的冒犯的倾向——如今这一倾向通过一位高级部长的手指头升级到官方政策高度。当然,不尊重国旗在大部分国家都是一件大事,印度更是自1971年引入防止冒犯国家荣誉法(Prevention of Insults to National Honor Act),将此列为犯罪行为,任何人如果“切割、涂销、玷污、损毁、踩踏或表现出不尊重”印度国旗,都可以判处徒刑。

但印度人对什么构成不尊重的门槛很低。在其他民主国家,国旗可以自由地印在衬衫、鞋子、胸罩甚至内裤上而不受惩罚,但在印度,任何艳俗的小玩意儿都是对庄严的国旗的玷污。

并且不仅仅是国旗。去年,亚马逊因为出售印有印度诸神的门垫而激怒了许多印度人,催生了愤怒的热门标签#BoycottAmazon(抵制亚马逊)。两年前,亚马逊网站因为出售印有印度教神形象的女士紧身裤而引起类似的众怒。

因此,亚马逊对于遭到冒犯的印度人的愤怒早已见怪不怪。但该公司在最近的事件——显然这不会是最后一次——中迅速“认怂”表明大如印度的市场的重要性远远大于某种商品。中国已经证明,它可以指定条件要求觊觎其巨大市场的跨国公司就范。印度似乎要效而仿之。但不论谁是门垫灾难的赢家——也许是暴怒的Twitter用户——外交都是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