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非洲需要数据革命

华盛顿—自从“数据革命”一词出现以来,涌现出大量动作定义、发展和实施日程以改变发展统计数据的收集、使用和分配。这是有意义的事情。要想评估国际社会的下一个发展日程(不管其细节如何),没有准确地数据是万万不能的。

但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在即将到来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的指引下,该地区拥有最大的进步潜力——极度缺乏准确数据。从1990年到2009年,只有一个撒哈拉以南国家拥有2000年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所制定的全部12项指标的数据。事实上,在关键统计数据完备的60个国家中,没有一个是非洲国家。尽管大部分非洲国家在过去十年中都经历了经济增长,但作为增长估算的基础的数据的准确性仍有较大差距,更不用说通货膨胀、粮食生产、教育和疫苗接种率等数据了。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失准的数据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以今年早些时候的尼日利亚为例,GDP重估表明该国经济比此前认为的要大近90%。此前的数据对尼日利亚经济的扭曲刻画可能导致私人投资、信用评级和税收等方面的决策不当。此外,这意味着尼日利亚获得了比它所应该获得的更多的国际援助——这些援助本可以用于更加需要的国家。

与流行观点相反,基本数据生产和使用的约束并非来自技术能力和知识的欠缺,而是来自基本政治和制度挑战。首先,国家统计部门往往没有保证数据完整性的自主权,导致数据容易受到政治势力和特殊利益集团的左右

设计不当的政策也妨碍了数据的准确性。比如,政府和出资方有时让资金与自我报告措施挂钩,这就给受助者造成了夸大关键数据(如疫苗接种率和入学率)的激励。没有有效监督,这些本意良好的奖励进步计划有可能适得其反。

尽管存在这些弊端,但国家政府和国际出资者用于确保收集足够数据的投入仍然太少。只有2%的官方发展援助被用于改善数据质量——这一数字完全不足以准确评估其他98%的援助所产生的效果。而政府依赖出资者供资和收集核心统计数据的做法也是不可持续的。

事实上,加强国家统计数据体系是改善数据准确率、及时性和易得性的第一步。对于计算几乎每一个重要经济和社会福利指标,数据的准确率、及时性和易得性都是至关重要的。这些统计数据包括出生和死亡数据、增长和贫困数据、税收和贸易数据、卫生、教育和安全数据,以及土地和环境数据等。

发展这样的制度是远大但可实现的目标。所需要的只是实验新方法以收集、使用和共享数据的意愿。

公众可以在这方面起作用。如果私人企业、媒体和公民社会组织认识到具体问题并公开呼呼变革,政府就会感到压力采取所需步骤产生准确、无偏的数据——如通过加强国家统计部门的自治权或拿出足够资金聘请资质更好的人手。绕过政府、寄希望于简单的基于技术的解决方案或许很有诱惑力,但若无公共部门参与,很难产生持续而可信的进展。

政府和外部出资者认识到增加资金规模和效率的必要性(特别是国家统计制度问题)将有利于这一转变。为有关部门提供产生优质数据(即更准确、及时、相关并且可随时检索的数据)的更强的激励也大有裨益,但要明确定义衡量“优质”的指标。事实上,用指标衡量进步,并采取按表现出资的协议可以大量改善开发成果。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一个实现这些目标的具体战略是订立关于改善数据的国家-出资者契约。这一契约能让政府和出资者明确在几年的时间里建立国家统计制度的共同意愿,并定义明确可证的里程碑。这样还能提供因国而异的融资机制创新框架以及公民社会和私人部门参与框架,同时动员数据收集和传播的新技术。简言之,数据契约有助于动员和集中国内和出资者资金实现国家统计数据的当务之急。

数据是全球经济绩效、问责和信誉的通货,改善数据与改善治理和增加私人投资息息相关。非洲想要支持增长和发展的新十年,需要的正是改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