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尔茨海默症的考验时刻

伦敦—阿尔茨海默症是目前最常见的痴呆诱发因素,也是世界上最令人恐慌的神经疾病。到2050年,全球将有1.35亿阿尔茨海默症患者,较目前增加三倍,其中四分之三发生在中低收入国家。预测阿尔茨海默的开始——更不用说预防和治疗了——仍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阿尔茨海默症在一个世纪多前通过尸体解剖结果发现,其特征是被称为“淀粉样斑块”的脑损伤。该病在活着时更难诊断。医生依靠观察记忆丧失和其他思维缺陷(如推理和语言理解力)做出诊断——这些迹象表明脑部已经出现损伤。但需要在这些斑块形成前进行治疗才行,这时距离出现痴呆症状还有几年时间。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如果科学家有时间和资源进行为期多年的深入的纵向研究,阿尔茨海默症的可预测性可能会有所提高。这些研究最好包括对数千青年和中年人进行血液、影像、记忆和医学测试以及详细的生活方式问卷调查。研究参与者将受到为期数十年的跟踪,以观察谁发展出阿尔茨海默症,哪些测试在阿尔茨海默症获得诊断之前就能有所察觉。

事实上,两项著名的纵向研究——马萨诸塞州的弗莱明汉姆心脏研究(Framingham Heart Study)和瑞典的国王岛项目(Kungsholmen Project)在阿尔茨海默症的预测方面获得了重要进展。这些研究发现,在阿尔茨海默症被诊断出十年前,就有可能出现短期记忆损害。此后,大脑造影、生化分析以及——也许是最重要的——基因测试取得了重大进展。

事实上,如果双亲或兄弟姐妹中有人罹患阿尔茨海默症,你的患病风险也将翻番,这很有可能是因为ApoE基因所赐。遗传了某种ApoE基因(ε4)的欧洲人得阿尔茨海默症的概率会增加两倍;遗传双份ε4基因会让概率增加大约十倍。

但光靠基因测试无法作为准确的指标,因为大约一半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不携带ε4,并且可能有一半的ε4携带者不会发生阿尔茨海默症。此外,尽管对70,000多人的国际研究表明有20多个基因与阿尔茨海默症有关,但它们的作用很小。

尽管如此,《新英格兰医学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发表的一篇2012年的突破性研究分析了一个只在全世界500个家族身上发生的罕见基因突变,该突变会导致50岁前罹患阿尔茨海默症。研究表明了那些测试可以在症状出现前几十年最准确地预测结果。

研究发现,乙型淀粉样蛋白(amyloid-beta,这种物质会结团形成淀粉样斑块)会在痴呆症状出现前25年就消失于大脑周边的脑脊液中。痴呆症状出现前十五年,正电子发射成像术(PET)扫描显示乙型淀粉样蛋白正在大脑本身的斑块中堆积。弗莱明汉姆和国王岛研究表明,痴呆症状出现前十年,详细短期记忆测试会有不正常表现。

这些测试目前正在成为临床实践的一部分,并以投入商业应用。记忆和其他认知测试可以揭示你是否在思维的某些方面存在小问题——所谓的“温和认知损伤”,常常在阿尔茨海默症之前出现。问题是这些测试必须由受过训练的神经心理学家进行,需要一个多小时时间完成;此外,许多有温和认知损伤的人并不会出现痴呆。

通过腰椎穿刺(或“脊椎抽液”)进行脑脊液取样可以预测存在温和认知损伤的人是否会出现痴呆,准确率在80%以上,但这仍然意味着每五人就有一人遭遇误诊。PET扫描准确率略低,而常规的MRI脑部扫描大概只能揭示70%的存在温和认知损伤人士的准确微小异常。

因此,科学家仍在寻找比PET扫描或腰椎穿刺更廉价、更快速、更加不痛苦的准确预测测试方法。今年,两项小型血液测试研究似乎可以在阿尔茨海默症出现前1—3年作出预测,但测试很复杂,需要测量十种或以上物质。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不管未来几年医生使用什么预测方法,也许都能使他们能够告知存在温和认知损伤的患者短期内罹患阿尔茨海默症的概率。更困难的问题是我们是否能够准确预测认知和记忆能力正常人士的阿尔茨海默症,或在阿尔茨海默症出现五年前就做出预测。

即使最终实现了阿尔茨海默症的早期准确预测,目前也没有药物能够在淀粉样斑块破坏思维之前预防或治疗阿尔茨海默症。这将是下一个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