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尔卑斯的幸灾乐祸

今年世界经济论坛的气氛毫不奇怪地显得非常糟糕。那些认为全球化、技术和市场经济可以解决世界的难题的人似乎都不出声了。受到指责最多的是那些银行家。在次贷危机、许多金融机构面临灾难和股市低迷的背景下,这些“世界统治者”似乎没有像他们前一段时间那样无所不知了。但是在今年的达沃斯被关进狗屋里的不仅仅是这些银行家,还有他们的监管者,也就是各国的中央银行。

参加国际会议的人都习惯于听美国人教训其他国家要更加透明。在达沃斯还是有一些这样的人。我听到了常有的质疑声,包括一位在东亚金融危机期间在这些告诫方面叫嚷得特别厉害的前财政部长,喋喋不休地要求主权基金更加透明(但却没有提美国或欧洲的对冲基金)。

但是这一次,发展中国家会忍不住站出来批评他们这种说法的虚伪性。甚至对于美国目前正面临的困难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态度,当然是比较克制的,因为他们担心这种下滑对于他们自己经济的影响。

难道美国没有告诉其他国家让美国的银行进入它们的市场以便教它们如何经营它们的业务?难道美国没有吹嘘过它出色的危机管理体系,甚至制定了一个新的监管体系(称为第二代巴塞尔资本协定)?第二代巴塞尔资本协定已经死了,至少要等到对目前危机的记忆消退的时候才能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