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lmalfonsin1_Marcos BrindicciGetty Images_argentinafernandezelectionposters Marcos Brindicci/Getty Images

费尔南德斯能修复阿根廷吗?

发自布宜诺斯艾利斯—自2018年以来一直困扰着阿根廷的严重经济危机刚刚使政府发生了一个变化。新当选的总统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从他的前任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手中继承了一个千疮百孔的经济。如今沉重的债务负担,受损的社会状况,一路攀升的通胀和失业率同时困扰着阿根廷。

自2012年以来,该国一直都在奋力通过出口换取足够的美元流入。在2011年至2015年间,时任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如今即将担任副总统)实施了严格的汇率管制并因此导致宏观经济停摆。但自2015年取消资本管制以来,马克里的政府反而令问题变得更加严重。除了那些扭曲货币市场的控制措施之外政府同时还取消了被视为宏观经济保障的所有管控措施,包括那些防止投机性投资的规定。

马克里还推行了前所未有的债务政策并因此增加了1930亿美元的借款。其中包括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570亿美元贷款,而该笔贷款则是此前440亿美元贷款的后续(如今该机构63%的信贷额度都被放到了阿根廷身上)。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到今年年底,该国的债务与GDP比率将从52%上升至93%。而短期债务到期问题则对阿根廷本已糟糕的收支状况增添了额外压力。

最后,为了遏制通胀,马克里政府鼓励央行进一步提高利率,并在2018年10月达到70%的峰值(目前仍在60%以上)。而这也进一步刺激了投机性投资。

在这种情况下,阿根廷这艘大船在全球经济形势发生变化后便开始沉没。在美联储于2018年3月提高自身基准利率后阿根廷经济的根本性弱点当即暴露无遗。由于大家争相抛售比索,该货币目前的兑美元汇率已下跌210%,通胀率则以正常速度的两倍狂飙,2018年达到48%,预计今年将达到60%的峰值。

似乎这一切还不够糟糕,马克里甚至没有实现他调整财政平衡的主要目标。由于2017年计划减税以及经济衰退带来的收入减少,阿根廷在2019年的主要赤字(不包括利息支出)将相当于GDP的0.8%,并预计在2020年(假设在一个基准情境下)翻一番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而阿根廷实体经济的危机则更加严重。在马克里执政的四年间有三年GDP出现收缩。到他12月离任时预计贫困率将达到40%;而在制造业和贸易部门流失了14万个熟练工业岗位后失业率将达到10%。

阿根廷现在面临的挑战是要应对危机的各个不同方面。除了促进增长,推动消费以及真正的投资之外,政策制定者还需要稳定汇率以让投资者重拾确定性并确保能偿还债务。

而这些目标也不一定相互兼容。阿根廷必须与私人债权人重新商定偿还债务的最后期限,并修订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现行待定协议,而事实证明该组织的援助更具政治性而非技术性。鉴于债务重组需要首先改善财政平衡,但当前的严重衰退使得该国基本不太可能在2020年实现基本盈余。考虑到实体经济已经恶化的程度,阿根廷需要承受的严苛经济调整可能有点过分了。正如智利和厄瓜多尔的民众起义所表明的那样,拉美社会已经越来越不愿意容忍进一步的痛苦调整。

就其本身而言,即将上任的政府已经表示将努力刺激国内消费以缓解贫困。在财政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它将不得不通过现金转移支付项目——比如“通用儿童津贴”(Asignación Universal por Hijo)——去改善贫困社会群体的生活条件。另一个主要目标是通过鼓励工会和企业拿出与更广泛财政和货币政策目标一致的薪资协议,从而缔结新的社会契约。

费尔南德斯必须表明他具备足够政治影响力去使不同利益相关者的期望保持一致,并遵循可以支持消费并向市场发出正确信号的政策。虽然在如此脆弱的经济中几乎没有什么回旋余地。然而费尔南德斯的胜利表明阿根廷人已经对眼下的做法以及阿根廷更为普遍的经济困境感到厌倦了。

阿根廷资源众多,金属、油气,木材和牲畜等自然资源样样不缺。它还拥有钢铁,汽车到生化产品的多元制造业;也有受过良好教育的高素质劳动者队伍能够提供最为优质的服务。 我们希望4500万阿根廷人所蕴含的巨大潜力能在危机结束后释放出来并用于新的增长和发展。 而这正是阿根廷及其新政府所面临的真正挑战。

https://prosyn.org/B22UtaRzh;
  1. op_dervis1_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_PutinXiJinpingshakehands 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

    Cronies Everywhere

    Kemal Derviş

    Three recent books demonstrate that there are as many differences between crony-capitalist systems as there are similarities. And while deep-seated corruption is usually associated with autocracies like modern-day Russia, democracies have no reason to assume that they are immune.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