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cific Press/Getty Images

艾滋病、非传染性疾病和组织学的“ABC”

日内瓦—非传染性疾病(NCD),如心脏病、中风、癌症、糖尿病和慢性肺病等,造成了全部死亡案例的70%。无可反驳的证据证明,吸烟、不运动、不健康饮食和饮酒过度会增加因NCD而过早死亡的风险。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但尽管这些风险早已众所周知,全球肥胖率仍居高不下,而烟草酒精消费量在不断增加。在这一背景下,NCD联盟网络于12月9—11日在阿联酋召开了第二届全球非传染性疾病联盟论坛

在我们寻找控制NCD的方法的过程中,应该着眼于消灭艾滋病运动的经验。携带艾滋病毒并受其影响的人不断地推动着响应措施,而他们独特的动员形式也有助于进步。尽管革命尚未成功,但艾滋病活跃分子知道胜利一定属于他们。

类似地,动员起来的NCD运动能够改变潮流。但是,《柳叶刀》杂志编辑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rton)在2015年将说NCD界需要“给你他们的半昏迷的灵魂来一次电击。”他还说,“但谁有兴趣来担当电击者?”

我们相信,艾滋病活动家的很多经验可以借鉴。随着NCD的防治获得全球关注,寻求控制可预防疾病的人应该借鉴艾滋病组织的“ABC”。

NCD界需要考虑的第一点是A,即活动(activism)。40岁以上的人都能想起艾滋病活跃分子在全球科学会议上的“装死示威”。在美国,艾滋病活跃分子走上街头,甚至在1988年10月的某日令食品和药品监督局总部关门 。全球而言,活跃分子游说政府和制药公司降低药品价格。这些活动还在继续,并理应成为NCD活动的榜样。

其次,NCD界必须果断推进制定预算(budget),即艾滋病运动战略中的B。公民组织和草根活动或许能够注入早期能量,但组织和维持广大联盟需要资金。艾滋病运动从一开始就非常明确这一点,并有效地游说资源以支持其主张和责任。

C则是联盟(coalition):艾滋病运动很快就认识到,只有获得了多样化的支持,才能取得进步。活跃分子建立起艾滋病携带者和其他问题关注者(如女权、知识产权、营养和住房等)之间的联系。不同问题的联盟和运动,如果能够将政府内部人士外部人士联合起来,形成观点和专业知识的合力,则能够起到最大的效果。

艾滋病运动还认识到,要让支持得到推广,对于这种传染病必须采取整体响应措施。因此,D——成功的决定因素(determinant)——是要吸引对挑战的联动性的关注。比如,游说教育领袖让女孩读更长时间的书,从而帮助年轻人们获得知识以做出关于何时和和谁谈论安全性行为的明智的决定。类似地,致力于贫困、性别和营养问题——这些都是助推艾滋病危机的因素——的相关组织之间也形成了联系。NCD的致病原因不是孤立的,同样也要求多管齐下的预防之道。

参与(engagement)——E——给了艾滋病运动巨大的影响力。艾滋病运动支持者借鉴了残疾人权利运动的策略,打出了“我们的事,我们都得参与”的口号,要求在解决疾病问题的机构中拥有自己的代表。比如,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仍然是唯一一个理事会中有来自公民社会代表的联合国机构。这一范式被强力嵌入在艾滋病运动中,没有艾滋病携带者代表参与的艾滋病会议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疾病预防运动还必须发展出有说服力的叙事,而F——界定(frame)问题——是艾滋病界赢得政治领导人支持的关键。特别是,获得艾滋病治疗被界定为一个经济正义的问题。如此界定叙事令药品价格大幅下降,让一大半中低收入国家的艾滋病携带者能够获得治疗。

一个对艾滋病——对NCD运动也是如此——同样重要的界定问题是责任。艾滋病界努力让人们的关注焦点从谴责个人生活方式选择转移到要求国家担负提供医疗和消除法律歧视上。

在艾滋病争论中,性别(gender)——即我们的运动中的G——是一个重要焦点。艾滋病一开始被视为“同性恋病”,而性别身份从一开始就烙印在了艾滋病运动的DNA中。NCD的性别问题也同样重要;只要想想酒精和烟草的营销手段便可了解这一点。因此,性别应该成为NCD预防的重点。

最后,H——人权(human right)——是艾滋病响应机制的基石。艾滋病活跃分子发动了反对职场、校园和医院的歧视的运动。策略性诉讼帮助确保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艾滋病运动拒绝在对携带艾滋病毒的人实施惩罚性法律的国家召开大会。NCD运动也应该采取同样的策略,比如拒绝在不限制面向儿童的垃圾食品广告的国家召开大会。

艾滋病运动的教训可以写全整个字母表,但在H结尾比较合适,因为人权推动了艾滋病响应机制,也应该推动NCD响应机制。贫困、排斥以及社会和经济边缘化让人们更容易感染艾滋病毒。NCD也是如此。

人们对艾滋病的早期主流反应是问“为什么那些人没有做出更好的选择?”艾滋病运动证明了这是一个错误的问题。今天,70%的地球人面临因为可预防疾病而过早死亡的风险,“那些人”就是我们自己。NCD和艾滋病界可以互相学习。当我们加入这股力量之中,就形成了一个更加强大的运动。

本文不代表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观点。

http://prosyn.org/MZgCRVn/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