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超级不确定性时代

柏林—2017年是约翰·肯尼斯·加尔布雷斯(John Kenneth Galbraith)的《不确定性的时代》(The Age of Uncertainty)出版四十周年。四十年很长,但值得回首并提醒我们自己加尔布雷斯和他的读者有多大的不确定。

1977年,在加尔布雷斯写作这本书的同时,世界仍在第一次欧佩克石油冲击的影响中挣扎,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次冲击(后来发生了)。美国正面临增长减速、通胀加速,亦即滞涨,这个突出的问题令人们开始质疑决策者的胜任能力以及他们的经济模型的适当性。与此同时,重建布雷顿森林国际货币体系的努力以失败告终,给国际贸易和全球经济增长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出于所有这些原因,贯穿二十世纪第三个四分之一的稳定和可预测性的全球时代似乎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是一个不确定性突出的时期。

无论如何,1977年的情况就是这样。但是,从2017年的视角看,1977年的不确定性简直令人嫉妒。1977年,没有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吉米·卡特也许不是美国历史上最好的总统个,但他没有威胁要采取让整个全球体系陷入危险的行动。他没有背弃北约和世界贸易组织等美国的国际责任。